×
副刊文丛阿Q正传/副刊文丛

副刊文丛阿Q正传/副刊文丛

1星价 ¥19.6 (7.0折)
2星价¥19.6 定价¥28.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34795343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其他
  • 页数:173
  • 出版时间:2017-09-01
  • 条形码:9787534795343 ; 978-7-5347-9534-3

本书特色

毕飞宇假设说,如果鲁迅活在今天,一定是“网红”。如果那个时代也有电脑,人们能在网络留言评论,那鲁迅作为一个满腔热情的爱批判的人,肯定是被很多人谩骂的对象。当然,对这个骂名的对错,时间迟早会给出答案。“遗憾的是,鲁迅走了很多年,他面对的问题现在依然还看得见,现在上网看很多新闻,评论区里特别爱鉴定、爱辱骂别人的还有很多,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们内心虚拟地觉得自己可以代表民族,还虚拟出一个道德高点,产生道德幻觉,这种幻觉还让人很开心。这种习惯很危险。” 获鲁迅文学奖的小说家毕飞宇对《阿Q正传》的解读,被收入大象出版社推出的“副刊文丛”的鲁迅《阿Q正传》一书中,《阿Q正传》是作为连载小说首发于1921年的《晨报》副刊。

内容简介

本书分为三个部分。阿Q正传,漫画家丁聪插画。20 世纪40 年代丁聪先生应当时主编《华西晚报》文艺副刊的陈白尘之请画的。这组插画,被认为是鲁迅作品相关插画的经典之作。鲁迅谈阿Q正传,本书努力搜罗了鲁迅先生本人涉及《阿Q 正传》的叙述篇章,某些不足以独立成篇的,也在编者注中略加说明,希望能对读者了解《阿Q 正传》有所助益。毕飞宇解读阿Q正传。毕飞宇先生曾两次获鲁迅文学奖。在这篇解读文章中,他充分发挥一个当代小说家的经验与敏锐,发挥小说家之间可能跨越时间的默契,细读前辈小说家的杰作,精彩地打开了重新进入《阿Q 正传》的另一扇门。由获鲁迅文学奖的小说家来解读鲁迅先生的小说,实在也称得上是另一种奇妙的“光阴的故事”了。我想,读完这篇解读,很多读者可能会和我有一样的感叹:跨过门,原来有一个远比我们想象的宏阔丰富的世界;杰作又何以称杰。

目录

阿Q 正传 **章 这一章算是序 3 第二章 优胜记略 10 第三章 续优胜记略 19 第四章 恋爱的悲剧 28 第五章 生计问题 38 第六章 从中兴到末路 48 第七章 革命 59 第八章 不准革命 70 第九章 大团圆 80 鲁迅谈《阿Q 正传》 忽然想到(九) 95 俄文译本《阿Q 正传》序 99 《阿Q 正传》的成因 102 致王乔南信二封 113 答《戏》周刊编者信 116 寄《戏》周刊编者信 123 致沈西苓信 125 毕飞宇解读《阿Q 正传》 沿着圆圈的内侧,从胜利走向胜利 129 编后记 虞金星 166
展开全部

节选

刚才说了,“续优胜记略”里的小说人物是按照王胡——假洋鬼子——尼姑这个次序出场的。好吧,阿 Q打不过王胡,只能到假洋鬼子那里找平衡,平衡没找到,那就去调戏小尼姑。那我们就来看看,鲁迅在描写小尼姑的同时,如何去兼顾小说的发展的。 在鲁迅的描绘中,小尼姑总共就对阿 Q 说了两句话,一句是“你怎么动手动脚的”,属于责问,理所当然;另一句则很特别,很劲暴,是小尼姑骂人,“断子绝孙的阿 Q”。 如果我们分析一下具体的人物,考虑到小尼姑的性别、年纪、身份、处境,我会说,让小尼姑说一句“阿弥陀佛”更贴切一些,让小尼姑骂一句“臭流氓”也行。如果是我来写,真的有可能这样。再怎么说,小尼姑是个小姑娘,还是出家人,总是慈悲为怀的。鲁迅让小尼姑说“断子绝孙的阿 Q”,就塑造人物而言,这是过分的。这已经不是骂人了,而是恶毒的诅咒,这样恶毒的诅咒和出家人的身份很不相符。 鲁迅为什么让小尼姑那样恶毒呢? 我们先来看一看小说的结尾,从小说的结尾往前面逆推。抛开小说的复杂性,就发展的脉络而言,阿 Q是被当作抢劫犯而被处死的,其实是个替罪羊。为什么阿 Q 会成为替罪羊呢?因为阿 Q 有前科,他走过他乡,做过几天的盗贼——阿 Q 为什么要走他乡、做盗贼呢?因为他在未庄遇到了生计问题,活不下去——他为什么就活不下去了呢?因为他找不到工作。为什么他就找不到工作呢?因为没有人敢聘用他。为什么没有人敢聘用他呢?因为他的生活作风出了大问题。为什么他的生活作风出了大问题呢?因为他骚扰过吴妈,他想和吴妈“困觉”。他为什么要和吴妈困觉呢?因为他想有个孩子。他为什么想要一个孩子呢?小尼姑说了,“断子绝孙的阿 Q”。 我们不需要再讨论了,答案是现成的。为了小说的发展,小尼姑不能说“臭流氓”,更不能念佛,小尼姑其实只有一句话可以讲,那就是“断子绝孙的阿 Q”。我们常说,小说需要发展,可是,发展是动态,动态就必须解决驱动力的问题,小说一旦失去了驱动力,那就只能抛锚。相对于阿 Q?而言,“断子绝孙”这四个字就是驱动力。小尼姑“断子绝孙”这句话一出口,阿 Q 这台疯狂的引擎刹那间就会轰然作响,他就得飙,他风雨无阻,谁也刹不住他。 我们都是读者,读小说是顺着看的;可是,如果你想学习写,你就要学会倒着看。你只要倒着看,小说内部的秘密就会大白于天下。倒着看什么?看作品的发展脉络,也就是小说的结构,也就是作家的思路。天底下没有一样东西没有思路。大自然都有思路,科学家干的就是寻找这个思路。无论是理性的还是非理性的,它总有思路,哪怕你是普罗斯特,哪怕你是博尔赫斯,他也有他的思路。但思路和思路是有区别的,古典主义小说的思路具有线性,现代主义小说则放弃了线性。区别就在这里。在*高本质上,小说的思路只有一个,呈现人类在不同语境下的可能性和复杂性。相比较而言,思路的复杂性要高端一些,而思路的可能性则是基础。如果你写的小说在可能性上出了问题,那么,这篇小说就“不成立”。 相比较而言,《阿 Q 正传》的脉络并不复杂,甚至是简单的,大家都是有能力的读者,都可以把它的脉络捋清楚。但是,《阿 Q 正传》这部小说却不简单,它复杂在其他的地方。 阿 Q 和吴妈的关系就很复杂。这个复杂在脉络或字面上是看不出来的。 回到结构,整部《阿 Q 正传》,鲁迅采取的是圆形结构。阿 Q 处在圆心,在圆周上,有闲人、赵老太爷、王胡、假洋鬼子、小尼姑、小 D、邹七嫂、吴妈等一干人等。我要说,写得特别好的一对关系,是阿 Q 和吴妈。 在整部小说里,阿 Q 和吴妈之间只发生了一件事,也就是阿 Q 想和吴妈“困觉”,说白了,就是阿 Q 想和吴妈发生性关系。即使是为了生孩子,那也还是性关系。既然是性关系,我们就必须面对一个生理常识了:一个年轻的、健康的男人,他在什么前提之下渴望和女人发生性关系呢?进一步说,当一个男人已经决定和一个女人发生性关系的时候,他会产生什么样的条件反射呢? 性冲动,这是必然的。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一个生理常识。那么,鲁迅又是如何去描写阿 Q 的性冲动的呢?有趣的事情发生了,作为读者,我们看不到阿 Q先生的冲动,相反,我们看到的是阿 Q 的礼仪,是阿Q 给吴妈行大礼。我想说,在我读过的所有性描写当中,鲁迅对阿 Q 的性描写是*为诡异的那一个——只有身体,没有性,或者说,性是缺席的。如果我们仔细地阅读鲁迅对阿 Q 的心理描写,我们立即就知道,这里的性不只是缺席,它还是批判的对象。 这一段心理描写极其要紧,在摸了小尼姑的脑袋之后,阿 Q 的性欲望事实上已经启动了,可是,阿 Q 的性心理又有哪些具体的内容呢?喜感来了,是“男女之大防”,是“男女授受不亲”,一句话,是特殊的意识形态。这等于说,面对女人,阿 Q 一脚踩着油门,一脚却踩着刹车。 我们还记得阿 Q 临死前的一件事吗?对,他不会画押,也就是说,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这说明了一件事,阿 Q 是一个文盲。那么,这个文盲有没有文化呢?有。太有了。阿 Q 很有文化,什么文化?儒文化,这是显性的。阿 Q 的心理,尤其是他的性心理,完全是按照儒家的那一套文化规范运行的。想想看,一个目不识丁的农民,他的性心理却自觉而严格地按照儒家文化的那一套文化机制在运行,这是多么地惊心动魄。——它就发生在阿 Q 的心里,已然成了阿 Q 的“自然文化”。这既是一个文盲内心的现实,更是一个民族历史的现实。 我们可以把这一段心理描写理解成鲁迅对本体文化的基本态度。还是把时光倒退到 1921 年吧,鲁迅对本体文化的基本态度具有强烈的现实性和针对性。在鲁迅的眼里,阿 Q 的“自然文化”也就是“本体文化”是畸形的、丑陋的、逆天理和反人类的。阿 Q 的“恋爱”不涉及情、不涉及爱、不涉及爱的表达、不涉及个性尊严,甚至不涉及性。它涉及的只是礼仪和荒谬,实在是令人无语。 鲁迅是直截了当的——御侮,必须从“新文化”开始,必须从“新人”开始。企图在阿 Q 这里寻找“方法论”,让阿 Q 去师夷和体用,统统没用。是的,一个连“困觉”都不会的人,你还能指望他什么? 鲁迅的御侮、鲁迅的启蒙、鲁迅的“白话”、鲁迅的“做起小说来”,都是和文化批判同步的,这也是鲁迅式的批判。这个批判来自小说*基本的技术——白描。具体地说,性描写,更具体地说,下跪。绝了。 附带说一句,在我的记忆里,*好的性描写有两处,排名第二的来自《你好,忧愁》,萨冈,这个 17 岁的少女,她说,性“像海水的船,简单极了”。排名**的则是阿 Q 的这一跪。

作者简介

丁聪(1916-2009),1916年生于上海,20世纪30年代初开始发表漫画。曾任《人民画报》副总编辑。作品有《鲁迅小说插图》;《丁聪插图》;老舍《四世同堂》、《骆驼祥子》等众多作品的插图。 毕飞宇,1964年1月生于江苏兴化,现为南京大学教授。荣获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小说创作,代表作有短篇小说《哺乳期的女人》《地球上的王家庄》,中篇小说《青衣》《玉米》,长篇小说《平原》《推拿》,文学讲稿《小说课》。《哺乳期的女人》获首届鲁迅文学奖,《玉米》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玉米》英文版获第四届英仕曼亚洲文学奖,《平原》获法国《世界报》文学奖,《推拿》获得第八届茅盾文学奖。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