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堡

城堡

1星价 ¥19.4 (4.3折)
2星价¥19.4 定价¥45.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有塑封/无塑封),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详细品相说明>>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220108945
  • 装帧:一般胶版纸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开本:21cm
  • 页数:414页
  • 出版时间:2018-09-01
  • 条形码:9787220108945 ; 978-7-220-10894-5

本书特色

1.翻译名家经典全译本 2.装帧精美,内文采用特制米黄胶,缓解眼疲劳 3.《城堡》是卡夫卡*后一部小说。不仅是卡夫卡生命体验与哲学思想的总结,也是其创作风格成熟与定型的标志。一向被认为是卡夫卡创作的压轴之作和代表作。

内容简介

土地测量员K受命赴任某城, 不料却受阻于城堡大门外, 于是主人公K同城堡当局围绕能否进入城堡之事展开了持久烦琐的拉锯战。城堡就位于眼前的一座小山上, 可它却可望而不可即 ; 它是那样冷漠、威严, 像一头巨兽俯视着K.面对这座强大的城堡, K很无奈, 直到*后也没能进入城堡……

目录

**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版后记 第二版后记 第三版后记 附录
展开全部

节选

**章 K 到达时,已经入夜了。村子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着。城堡所在的山冈连影子也不见,浓雾和黑暗包围着它,也没有丝毫光亮让人能约略猜出那巨大城堡的方位。K久久伫立在从大路通往村子的木桥上,举目凝视着眼前似乎是空荡荡的一片夜色。 然后他去找过夜的地方;酒店里人们还都没有睡,店老板虽然无房出租,但在对这位晚客的突然到来感到极度惊讶和惶乱之余,还是愿意让他在店堂里垫一个装稻草的口袋睡觉,K同意这一安排。有几个农民还在喝啤酒,但他无意同任何人交谈,便自己去阁楼上把草袋搬下来,在炉子附近躺下了。屋里很暖和,那几个农民说话声音很低,他用困倦的双眼打量了他们一番便倒头睡下了。 然而没有多久他便被吵醒了。这时只见一个城里人装束、长着一副演员般的面孔、浓眉细眼的年轻人同店老板一起站在他身边。那些农民也都还没有走,其中几个把椅子转过来对着他们,以便看得更清楚、听得更真切些。年轻人为吵醒了K而十分客气地向他道歉,自我介绍说,他是城堡主事的儿子,然后说道:“这村子是城堡的产业,凡是在这里居住或过夜的,从某种意义上讲也算是在城堡居住或过夜,没有伯爵大人的许可,谁也不能在此居留。可是您并没有得到这样的许可,至少您并没有出示这样的证明嘛。” K 半坐起身子,捋了捋头发,仰头看着众人说道:“我迷了路,这是摸到哪个村子来了?这里是有一座城堡吗?” “那还用问,”年轻人慢条斯理地说,这时店堂各处都有人大惑不解地冲着 K摇头。“这里是伯爵大人威斯特威斯的城堡。” “一定要得到许可才能在这儿过夜吗?”K 问道,似乎想弄清刚才他听到的那些话是不是在做梦。 答话是:“是必须得到许可才行,”紧接着这个年轻人伸出胳臂,向店老板和酒客们问道:“难道竟有什么人可以不必得到许可吗?”那话音和神态里,包含着对 K的强烈嘲笑。 “那么我只好现在去讨要许可了。”K打着哈欠说,一面推开被子,似乎想站起来。 “向谁去讨要?”年轻人问。 “向伯爵大人,”K答道,“恐怕没有什么别的法子了吧。” “现在,半夜三更去向伯爵大人讨要许可?”年轻人叫道,后退了一步。 “这不行吗?”K 神色泰然地说,“那么您为什么叫醒我?” 这时年轻人憋不住火了。“真是活脱脱一副盲流口吻!”他喊叫起来,“伯爵衙门的尊严必须维护!我叫醒您是想告诉您:您必须立即离开伯爵领地!” “好了,戏做够了吧。”K用异常轻的声音说,接着又躺下去,拉过被子盖在身上。“年轻人,您太过分了点,我明天还要再考虑考虑您今天的表现的。如果一定要见证的话,酒店老板和这里的各位先生就可以作证。现在请您听清楚:我是伯爵招聘来的土地测量员,明天我的助手就要带着仪器乘车随后跟来。我因为不想失去这个踏雪觅途的好机会,所以步行前来,可惜几次迷路,才到得这样晚。现在到城堡去报到时间已经太迟,这一点我自己很清楚,用不着您来赐教。正因为这样我才勉强在这草袋上凑合过夜,而您竟然——客气点说吧——举止失礼,打搅我休息。好了,我的话说完了,晚安,诸位先生!”说到这里 K翻了一个身,转向炉子去了。 “土地测量员?”他听见背后将信将疑地发问,过后又无人作声了。然而不久那位年轻人便克制住自己,用压低了的—低到可以被看作是为了照顾K的睡眠,然而又大到能让他听清楚—声音对老板说道:“我现在就打电话去问一下。”怎么,在这个乡村小酒店里居然还有电话?唔,设备还真够齐全的。这些事,一件一件地听来也使 K感到惊奇,不过总体上却又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发现,电话差不多正好摆在他的头顶上方,刚才他睡眼惺忪,没有注意到。现在,如果年轻人一定要打电话,那么他无论如何不能不打搅 K的睡眠,问题只在于K让不让他打这个电话?K决定还是让他打。可是这样一来,在底下装睡便没有什么意思了,于是K又恢复了仰卧的姿势。他看见农民们怯怯地聚到一起,嘁嘁喳喳议论,看来土地测量员的到来不是一件小事。这时厨房的门早已打开,膀大腰圆的老板娘站在那里几乎把门框塞满,店老板踮着脚尖走到她跟前去告诉她刚才发生的一切。现在,电话接通,开始通话了,城堡主事已经就寝,是一位副主事——数位副主事当中某位名叫弗里茨的老爷——在那边接电话。年轻人自报姓名,说是叫施瓦尔策,接着便说他发现有一个名叫 K的三十多岁的男子,衣冠不整,心安理得地在酒店里一个草袋上睡觉,枕着一个小得可怜的背囊,手边放着一根拐杖。他施瓦尔策自然觉得此人形迹可疑,而因为店主在这件事上显然失职,他施瓦尔策当然就责无旁贷地要过问此事,查明情况了。对于被叫醒盘问,对于他施瓦尔策按职责惯例做出的要将K 逐出伯爵领地的警告,K的反应是很不耐烦,总之看起来火气不小,然而也许不无道理,因为他自称是伯爵大人聘来的土地测量员。在这种情况下,当然至少从例行手续上看有必要对他的话进行核实,因此,他施瓦尔策恳请弗里茨老爷在城堡总办公厅询问一下是否确有这样一位土地测量员应聘前来,并请将答复立即电话告知。 电话打完店堂里便安静下来,弗里茨在那边询问,这边在等着回话。K的神态一如既往,连头也不回,看样子一点也不急于知道结果如何,两眼茫然直视前方。施瓦尔策对事情的描述是一种不怀好意和谨小慎微的混合物,这番话给了K一种印象:城堡里连施瓦尔策这样的小人物也能很容易得到可说是外交手腕方面的训练。另外,看起来那里的人也决不偷懒;你看,总办公厅有人上夜班呢。而且显然很快就做出回答,因为这时弗里茨打电话来了。不过,好像这个回话太简短,因为施瓦尔策马上又气呼呼地把听筒挂上。“我早就说了嘛!”他大声叫道,“土地测量员,连影子也没有!这人真是个卑鄙的、信口雌黄的流浪汉,说不定还更坏呢!”此时K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他想:所有的人,就是施瓦尔策、那些农民,还有店老板、老板娘,眼看就要向他猛扑过来。为了至少避一避这个凶猛的势头,他从头到脚,整个儿蜷缩到被窝里面去了。这时电话铃又响起来,而且,K觉得声音特别急促响亮。于是他又把头从被子里慢慢伸出来。虽然电话几乎不可能仍是涉及K的事情,但所有的人还是一下子突然肃静下来,施瓦尔策则回到电话机旁去。他站在那儿耐心地听完了一番较长的解释之后,低声说道:“那么是弄错了?我实在是太难为情。办公室主任亲自打来了电话?真是怪事,真是怪事。我该怎么向土地测量员先生解释才好呢?”K 听了这些话精神为之一振。这么说,城堡已经任命他为土地测量员了。这个情况一方面对他不利,因为它表明,城堡已经了解他的底细,在反复掂量了双方的力量对比之后,决定成竹在胸地开始同他较量。可是另一方面,情况又对他有利,因为在他看来这同时也证明对方低估了他,他将会有兴许比他自己起初敢于希冀的还要更多的一些自由。并且,如果以为通过这从心理战来看不能不说是高明的一着,即公开承认他的土地测量员身份,就能使他经常处于诚惶诚恐、心惊胆战的状态的话,那他们就错了;这一官方认可使他吃了一惊,但也就止此而已。 对羞怯地向他走来的施瓦尔策,K摆手示意他不必过来了;此刻人们忙不迭地恳求他赶快搬到老板的房里去住,他也拒绝了,只是接受了老板递给他的一杯催眠饮料,又从老板娘手里接过一盆水、肥皂和毛巾。现在根本用不着他开口叫人离开店堂,原来这时所有的人都把脸背过去使劲往外挤,可能是怕明天被他认出来吧。关灯之后,他终于可以休息了。他睡得很香,除了一两次被跑过的老鼠惊醒之外,一直睡到第二天早晨。 早饭后——这顿早餐及他的全部膳食,据老板说都将由城堡支付——他打算马上就到村里去。但由于老板带着乞求的目光不断围着他转—想到他昨天的表现,K到目前为止只同这位老板说了几句非说不可的话,他觉得这人挺可怜的,就让他在自己身边小坐一会儿。 “我还不认识伯爵,”K说道,“据说他对于工作好的人给的报酬是很高的,对吗?谁要是像我这样扔下妻子儿女远走他乡,总是想带点什么东西回去的吧。” “在这方面,大人可以不必担心,这里还没有听到过谁抱怨报酬低呢。”——“唔,”K说,“我这个人可不是那种胆小怕事的,就是对一位伯爵,我也有什么说什么,不过同这里的老爷们当然还是心平气和地打交道要好得多。” 老板坐在 K对面窗台的边沿上,他不敢坐得更舒服些,这段时间一直瞪大他那双褐色的眼睛战战兢兢地紧盯住 K,先前他是唯恐挤不到 K的身边,现在呢,看来恨不得马上就溜之大吉。他是害怕被详细诘问关于伯爵的情况呢,还是怕他心目中的“大人”K靠不住?K必须给他打打岔。他看了看钟说道:“我的助手们很快就要到了,你这里有地方给他们住吗?” “当然有,大人,”他说,“可是他们不跟你一块儿住在城堡里吗?” 难道他就是这么轻松愉快地放弃顾客、特别是放弃K,非要提醒他到城堡里去住不成? “这还不一定,”K说,“首先我得弄清给我安排什么工作。万一需要我在这下面工作,那么住在下面也更明智些。另外我担心,我可能不适应上面城堡里的生活,我想永远自由自在的。” “你不了解城堡。”老板轻声说。 “当然,”K说,“不能过早下断语。目前,我对城堡所知道的只有一点,就是那里的人善于挑选一个合适的土地测量员。或许那里还有另外一些优点吧。”说到这里他站起身,以便解脱那个不知所措地一个劲咬嘴唇的老板。要赢得这个人的信任是颇为不易的呵。 离开酒店时,墙上一个深色相框里的一幅黑乎乎的肖像画引起了 K的注意。早先他从睡觉的地方就已经看见它,可是因为距离太远,看不清细部,便以为原来框中的画像已被拿走,眼前见到的只是一层黑色的衬板而已,但现在看上去那确是一张画像,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的半身像。他的头向前胸低低垂下,使人几乎看不到他的眼睛,他所以低头,主要原因似乎是那高高突出的过于沉重的前额和那又长又大的鹰钩鼻子。他的大胡子由于头的姿势而被下巴压扁了,往下就向两旁铺开去。左手扶着头,手指叉开伸进厚实的头发里,但已无法把头撑起来。“这是谁?”K问道。“是伯爵吗?”K站在画像前,根本不回头看老板一眼。“不是,”老板说,“这是主事。”——“城堡里真是有一位相貌堂堂的主事呢,”K说,“可惜他的儿子太不争气了。”——“不是的,”老板说,一面将K拉到自己身边把嘴凑到他耳边悄悄说,“施瓦尔策昨天是高抬自己了,他父亲只是副主事,而且还是好多个副主事中末几个里面的。”此刻K 觉得老板像个孩子。“这个混账东西!”K笑着说,然而老板并不跟着笑,却一本正经地说:“不过他的父亲也很厉害,能呼风唤雨呢。”——“去你的吧!”K说,“在你眼里谁都能呼风唤雨,都很厉害,也包括我吧?”——“你,”他有些胆怯而又很严肃地说,“我并不觉得你厉害。”——“看起来你还挺会看人,”K说,“因为,对你说句心里话:我的确不是个厉害人。所以我在那些呼风唤雨的厉害人面前感到的诚惶诚恐大概不亚于你。只是我没有你那么老实,有时候不愿意承认这一点罢了。”为了安慰老板并表现得亲切一些,K 轻轻拍了拍他的脸。现在老板总算有点笑意了。他真还是个孩子,圆乎乎的脸上没有几根胡子。真不明白,他是怎么和那个相当显老的大块头女人结为夫妻的?—这时候可以从一个门镜里看见她在隔壁厨房里甩开膀子大干呢。但K不想再追问他什么,免得把好不容易才引出来的微笑又吓回去。所以他只是用手示意老板把门打开,然后就走了出去,进入冬日一片美丽的晨曦之中。

作者简介

卡夫卡 (1883—1924) 德语小说家,本职为保险业职员。主要作品有小说《审判》《城堡》《变形记》等。与法国作家马塞尔·普鲁斯特、爱尔兰作家詹姆斯·乔伊斯并称为西方现代主义文学的先驱和大师。《城堡》是卡夫卡*后一部长篇小说。 译者简介 赵蓉恒 195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西方语言文学系。1981年赴联邦德国亚琛工业大学日耳曼语文学院、西柏林自由大学日耳曼语言文学系德语语言文学专业进修。1983年回国后任教于北京大学德语系。 译著有《城堡》《佛罗伦萨之夜》等。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