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植物远行的十大传奇

植物远行的十大传奇

1星价 ¥22.8 (6.0折)
2星价¥22.8 定价¥38.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50726895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21cm
  • 页数:184
  • 出版时间:2020-01-01
  • 条形码:9787550726895 ; 978-7-5507-2689-5

本书特色

1. 十种植物,十段传奇:茶叶、草莓、牡丹、人参、橡胶、猕猴桃、大黄、大王花、红杉;中国、智利、加拿大、亚马孙雨林、巴西、俄罗斯、东南亚、美国。
2. 影响人类文明进程、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平常又不平凡的植物,鲜为人知的秘密远征。
3. 欧洲博物学家、植物学家以间谍、传教士、殖民地官员等身份探险夺宝的疯狂传奇。
4. 书中附有古典手绘植物形态分解图,及历史人物、版画、史料插图。
5. 结合电影、流行音乐、娱乐杂志等流行文化的元素讲述经典的故事
阅读这本书,就像听一位风趣幽默、博古通今、通晓植物界大小秘密的同龄好友侃侃而谈。

内容简介

《植物远行的十大传奇》讲述了人参、红木、草莓、大黄、牡丹、茶叶、奇异果、大王花、橡胶树这十种植物从原产地漂洋过海传播到欧洲的历程, 以及其背后功臣的探险故事, 并以小贴士的形式介绍与主题植物相关的逸闻趣事、基本常识和延伸知识, 兼具科普书的知识性和文学书的故事性。

节选

?**章 谍影重重 (节选) …………
茶叶远不止用于制作饮料这么简单。如果没有茶树这种非凡的植物,世界就不会是这般模样。是的,你可能猜到了,茶树是一种灌木。我们食用的是它的叶子。这个你也猜到了吗?虽然……要知道低档茶包的主要原料是茶叶末。流水线上的分拣器轻轻扫几下,便完全可以为我们这样的西方人提供低档的茶叶!
我们得讲得更精准些(也要更学术化些),那就来谈谈我们的灌木——山茶树,它的拉丁学名叫Camellia sinensis。实际上,它和装点我们花园的山茶花同科同属。此外,这种观赏性灌木来到欧洲并非出于偶然。17世纪,东印度公司希望通过把茶叶引入欧洲来打破中国的垄断。英国人要了些幼苗,但中国人很聪明,送的是山茶花苗。英国人对这种行为心知肚明,他们在这桩交易中还是有些收获的:由于观赏性山茶花美丽夺目的外观,其种植取得了巨大的收益。
鸦片之地
茶树在中国已经享誉数千年,其种植几乎完全由中国人垄断。自17世纪开始,茶叶由葡萄牙和荷兰商人进口到欧洲,*后在19世纪中叶完全被英国人夺取,他们一直希望获得品质更好的茶叶。
当时,全世界都钟爱两种植物:一种是本章专属明星—茶树,另一种则是不太值得推荐的植物—罂粟。英国人在印度垄断了罂粟的种植,而中国则几乎垄断了茶树的种植。
英国东印度公司把鸦片卖给中国人,而中国人则把茶叶卖给他们,这种状况持续了200多年……大家各取所需。英国人是昧着良心专事毒品交易的专家,东印度公司仍然是有史以来*大的经销商!这一切对中国人来说称不上是好事,因为为了拓展自己的贸易,英国人于1840年发动了**次鸦片战争(1842年结束)。由此,他们在中国获得了新的通商口岸,而且还得到了一项“锦上添花”的小战利品:香港。1845年,英国人虽然很高兴与中国恢复了贸易往来,但他们却并不打算止步于此。他们决定购买更好的茶树在印度种植,并希望了解红茶和绿茶的制作技术。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们提出了自己的方案:派遣一名间谍。这名间谍得非常勇敢,熟悉中国,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来刺探茶叶的秘密。*后他们居然真的找到了这样的人:罗伯特·福钧(1812—1880),一位知名的英国植物学家。1848年,他收拾好行李便上了路。福钧曾经在爱丁堡植物园工作过,虽然未做过深入研究,但他很快就展现出园艺和植物学方面的天赋。他受人关注,也是因为1843年发表了他受皇家园艺学会派遣而首次游历中国的游记:《中国北方省份的三年旅程》。他早已开始品评茶叶,并在先前的旅程中把一些新的植物品种带回了欧洲,譬如金橘。这是一种圆形的小柑橘,可以连皮吃下。今天,“金橘属”的拉丁名称(Fortunella)就包含了他的姓(Fortune)。他带回的植物中还有茉莉花和菊花。
…………
绿茶与红茶
尽管有同伴的明枪暗箭,但福钧依然对这次游历倍感欢欣,对天朝雄伟壮丽的美景不断发出啧啧赞叹。不过他并没有忘记这趟行程的目的:了解茶叶的一切!他发现到处都有茶树,有时甚至生长在非常陡峭的山坡上。他记得某一本书里讲过,有人让猴子去采茶。这些猴子并没有经过训练,人们故意朝它们扔石头激怒它们,它们便折断茶树枝叶扔向人类,以示反击!不过这可能只是传说而已。
不管怎样,福钧将会有一项有趣的发现,它将证实他先前在中国游历时观察到的现象:红茶和绿茶其实来自同一种植物,而当时的欧洲人并不知道这点。两种茶唯一的差别在于发酵过程。在茶叶采摘后迅速停止氧化便得到了绿茶,如果经历氧化的过程则会得到红茶。至于不同种类的茶,福钧只是回顾了英国汉学家约翰·弗朗西斯·戴维斯爵士的观察。戴维斯在自己的著作《中国人》(1836年出版)中提到,茶的品质各有千秋,其中有种茶叫白毫(至今仍叫这个名字),是将茶树*早萌发的茶芽采制而成,这种茶叶披满白色茸毛。
在获得正式的名称之前,一位名叫恩格柏特·坎普法(1651—1716)的德国人把茶树称为“山茶”(拉丁学名:Thea japonica)。坎普法是名医生,到访过中国和日本。著名的瑞典博物学家卡尔·冯·林奈(1707—1778)把茶树重新命名为“茶”(拉丁学名:Thea sinensis)。不过,正如福钧在他的书中所提到的,人们对绿茶和红茶的认知存在错误,认为这是两个不同品种的茶。绿茶被称为“绿茶”(拉丁学名:Thea viridis),而红茶被称为“茶树”(拉丁学名:Thea bohea)。1887年,德国植物学家卡尔·恩斯特·奥托·库茨(1843—1907)把茶归入山茶科,并将其改为现在的名称。
福钧还有一项令人不快的发现:为了满足英国人对茶叶的强烈需求并获取丰厚利润,他们有时会用普鲁士蓝染料染制绿茶。
福钧还解释了茶叶的运输问题:茶叶装箱后用竹竿固定,不准直接放在地上。他也趁此次旅行收集植物,采集标本。有时,他很难说服中国人帮忙搬运这些草木,因为他们觉得这些东西不吉利。他发现了一棵美丽的棕榈树,还把它运回英国,送给植物学家约瑟夫·道尔顿·胡克(这个人也是杰出的生物学家查尔斯·达尔文的好友)。胡克(1817—1911)以他的名字将其命名为Chamaerops excelsa。在并入另一种属之后,棕榈树又有了新名称:Trachycarpus fortunei(也许这样的细节让人生厌,不过*挑剔的人对此还是颇为在乎的,因为植物学家从不拿拉丁学名开玩笑)。在一家旅馆的花园里,福钧看到了一棵雄伟的柏树,大喜过望。他对植物如此倾心,差点想翻墙去偷取果实:我们这位英国间谍被视为绅士,所以必须克制住盗取植物的冲动。总之,他的行事不能引人注目,何况他还打扮成了中国人的模样!他对一株美丽的小檗着迷不已,然后把它引入了欧洲。
在这趟旅行中,罗伯特·福钧认真工作,没有一刻懈怠。从1848年起,他相继把多批茶叶运往印度。但几乎所有的茶种都在路上腐烂了。之后,他找到了一种更好的运输方法:将茶种装在一种便携式的迷你暖箱里。过了三年,任务完成!两万株茶树安全到达,将在印度山麓种植。茶树并非独自来到异国他乡:福钧专门招募了八名从事茶叶种植和制作的中国茶工。
今天,茶叶获得的成功有目共睹。茶饮是世界上消费*多的饮料,当然没有水多,但排在啤酒和咖啡之前,甚至也在法国葡萄酒之前,我们得承认这一点。现在,你可能会以不同的方式来品茶,你会想到这茶叶是产自世界另一端的。如果它来自印度并且清香四溢,你可能会想到来自长城以外的远方国度的那位大老爷。

作者简介

卡蒂亚·阿斯塔菲芙(Katia Astafieff):
一位热爱旅行的植物学家,法国南锡植物园副主任,曾出版《当我们是小女孩时该如何独自旅行》《大使的妻子》等图书。
她擅长以轻松通俗的文字,结合充满活力的流行文化元素普及植物学专业知识和历史。阅读她的作品,就像听一位风趣幽默、博古通今、通晓植物界大小秘密的同龄好友侃侃而谈。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