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不语》(插图版)

《子不语》(插图版)

¥14.1 (3.5折) ?
00:00:00
1星价 ¥19.9
2星价¥19.9 定价¥39.8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59455161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16开
  • 页数:336
  • 出版时间:2021-03-01
  • 条形码:9787559455161 ; 978-7-5594-5516-1

本书特色

·纯正的东方精怪故事集 * 青少年阅读经典读物·
·集历代版本之长 * 全新点校本·
·随书附精美原创插图及注释·
·钱锺书、鲁迅等诸位大家特别推荐·
·收录《续子不语》内容,精美装帧,全新典藏,附精美书签· 卖点 奇闻轶录,写尽人间百态。
----------------------------------------------------------
广采游心骇耳之事,妄言妄听,记而存之。 ◎钱锺书、鲁迅等诸位大家特别推荐·精心打造,包括:文前背景详析+文中详细注释+配套插图,代领读者阅读这本极之有趣的《子不语》
子不语,怪、力、乱、神。本书所记,皆为子所讳避者。奇闻轶录,写尽人间百态。广采游心骇耳之事,妄言妄听,记而存之。本书版本帮助读者以正确的方式读懂原著,同时更拓展认识深度和广度,提升人文素养。 ◎集历代版本之长,优选241篇经典篇目,全新点校本
本版内容以嘉庆年间《随园三十八种》为底本,考以朱纯点校本,申孟、甘林点校本,《笔记小说大观》,王英志主编《袁枚全集》,重新点校、编排。按照《子不语》《续子不语》共三十四卷,择其精华,精选出241篇经典篇目,并根据内容配以全新创作鬼怪插图。 ◎疑难字词、人物、事件、典故、历史流派等重要知识点等均有详细注释,真正做到无障碍阅读。
书中的疑难字词、人物、事件、名物、典故等都有详细的注释。如:斋醮、公廨、椒山自有胆、抱璧之典等,均在文中有详细解释,可让读者们在阅读的同时,也增加对明清以前社会风俗的理解。 ◎精美装帧,全新典藏,附精美书签,环保油墨印刷
《子不语》封面采用240克高阶映画,触感优雅;书签大小合适,便于携带使用;内文采用60克轻型纸,色泽柔润护眼,手感上佳。整体封面设计与内文恰如其分,堪称经典。

内容简介

本书为清乾嘉年间袁枚编撰的笔记小说,初名《子不语》,后见元人说部有雷同者,乃改为《新齐谐》。但因“子不语”一名业已流传社会,且影响广泛,故后人仍以此为其书名。
《子不语》搜奇猎异,遣兴娱心。书中故事来源于民间传闻、亲朋口述、他人著说、现世生活及作者创作,多写鬼神精怪,也讲奇人异闻。袁枚以简练的文字、记实的写法、离奇的故事,展现了光怪陆离的世间百态,用极尽幽默且晦涩的方式揭示了寻常生活中的诸多“恶”,涉及道德、制度、宗教、风俗、人性等方方面面,较为广泛地折射出现实生活的各个层面,在一定程度上揭露和抨击了社会的黑暗、官场的腐败与世风的凉薄,具有较高的思想价值。

目录

·自序

·卷一

李通判 005

南昌士人 008

钟孝廉 010

南山顽石 012

酆都知县 014

煞神受枷 016

狐生员劝人修仙 018

张士贵 019

胡求为鬼球 020

江中三太子 021

田烈妻 022

鬼着衣受网 023

大乐上人 024

蒲州盐枭 025

地穷宫 026



·卷二

蝴蝶怪 028

炼丹道士 031

关东毛人以人为饵 032

平阳令 034

不倒翁 036

鬼借力制凶人 038

滇绵谷秀才半世女妆 039

叶老脱 040

苏耽老饮疫神 041

山东林秀才 042

夏侯惇墓 043

塞外二事 044

关神断狱 045

雷公被绐 046

鬼冒名索祭 048

天壳 049

罗刹鸟 051



·卷三 054

·卷四 071

·卷五 090

·卷六 108

·卷七 124

·卷八 137

·卷九 147

·卷十 159

·卷十一 170

·卷十二 186

·卷十三 196

·卷十四 204

·卷十五 211

·卷十六 215

·卷十七 226

·卷十八 234

·卷十九 241

·卷二十 244

·卷二十一 251

·卷二十二 267

·卷二十三 270

·卷二十四 280



**《续子不语》

·续卷一 285

·续卷二 287

·续卷三 291

·续卷四 296

·续卷五 298

·续卷六 309

·续卷七 315

·续卷八 317

·续卷九 320

·续卷十 324


展开全部

节选

李通判 广西李通判者,巨富也。家蓄七姬,珍宝山积。通判年二十七,疾卒。有老仆者,素忠谨,伤其主早亡,与七姬共设斋醮。忽一道人持簿化缘,老仆呵之曰:“吾家主早亡,无暇施汝。”道士笑曰:“尔亦思家主复生乎?吾能作法,令其返魂。”老仆惊,奔语诸姬,群讶然。出拜,则道士去矣。老仆与群妾悔轻慢神仙,致令化去,各相归咎。
未几,老仆过市,遇道士于途。老仆惊且喜,强持之请罪乞哀。道士曰:“我非靳尔主之复生也,阴司例:死人还阳,须得替代。恐尔家无人代死,吾是以去。”老仆曰:“请归商之。”
拉道士至家,以道士语告群妾。群妾初闻道士之来也,甚喜;继闻将代死也,皆恚,各相视噤不发声。老仆毅然曰:“诸娘子青年可惜,老奴残年何足惜?”出见道士曰:“如老奴者代,可乎?”道士曰:“尔能无悔无怖则可。”曰:“能。”道士曰:“念汝诚心,可出外与亲友作别。待我作法,三日法成,七日法验矣。”
老仆奉道士于家,旦夕敬礼。身至某某家,告以故,泣而诀别。其亲友有笑者,有敬者,有怜者,有揶揄不信者。老仆过圣帝庙——素所奉也,入而拜且祷曰:“奴代家主死,求圣帝助道士放回家主魂魄。”语未竟,有赤脚僧立案前叱曰:“汝满面妖气,大祸至矣!吾救汝,慎弗泄。”赠一纸包曰:“临时取看。”言毕不见。老仆归,偷开之:手爪五具,绳索一根。遂置怀中。
俄而三日之期已届,道士命移老仆床与家主灵柩相对,铁锁扃门,凿穴以通饮食。道士与群姬相近处筑坛诵咒。居亡何,了无他异。老仆疑之。心甫动,闻床下飒然有声,两黑人自地跃出:绿睛深目,通体短毛,长二尺许,头大如车轮。目睒睒视老仆,且视且走,绕棺而行,以齿啮棺缝。缝开,闻咳嗽声,宛然家主也。二鬼启棺之前和,扶家主出。状奄然若不胜病者。二鬼手摩其腹,口渐有声。老仆目之,形是家主,音则道士。愀然曰:“圣帝之言,得无验乎?”急揣怀中纸。五爪飞出,变为金龙,长数丈,攫老仆于室中,以绳缚梁上。老仆昏然,注目下视:二鬼扶家主自棺中出,至老仆卧床,无人焉者。家主大呼曰:“法败矣!”二鬼狰狞,绕屋寻觅,卒不得。家主怒甚,取老仆床帐被褥,碎裂之。一鬼仰头,见老仆在梁,大喜,与家主腾身取之。未及屋梁,震雷一声,仆坠于地,棺合如故,二鬼亦不复见矣。
群妾闻雷,往启户视之。老仆具道所见。相与急视道士。道士已为雷震死坛所,其尸上有硫磺大书“妖道炼法易形,图财贪色,天条决斩如律令”十七字。 南昌士人 江南南昌县有士人某,读书北兰寺,一长一少,甚相友善。长者归家暴卒,少者不知也,在寺读书如故。天晚睡矣,见长者披闼入,登床抚其背曰:“吾别兄不十日,竟以暴疾亡。今我鬼也,朋友之情不能自割,特来诀别。”少者阴喝,不能言。死者慰之曰:“吾欲害兄,岂肯直告?兄慎弗怖。吾之所以来此者,欲以身后相托也。”少者心稍定,问:“托何事?”曰:“吾有老母,年七十馀,妻年未三十,得数斛米,足以养生,愿兄周恤之,此其一也。吾有文稿未梓,愿兄为镌刻,俾微名不泯,此其二也。吾欠卖笔者钱数千,未经偿还,愿兄偿之,此其三也。”少者唯唯。死者起立曰:“既承兄担承,吾亦去矣。”言毕欲走。
少者见其言近人情,貌如平昔,渐无怖意,乃泣留之,曰:“与君长诀,何不稍缓须叟去耶?”死者亦泣,回坐其床,更叙平生。数语复起曰:“吾去矣。”立而不行,两眼瞠视,貌渐丑败。少者惧,促之曰:“君言既毕,可去矣。”尸竟不去。少者拍床大呼,亦不去,屹立如故。少者愈骇,起而奔,尸随之奔。少者奔愈急,尸奔亦急。追逐数里,少者逾墙仆地,尸不能逾墙,而垂首墙外,口中涎沫与少者之面相滴涔涔也。
天明,路人过之,饮以姜汁,少者苏。尸主家方觅见不得,闻信,舁归成殡。
识者曰:“人之魂善而魄恶,人之魂灵而魄愚。其始来也,一灵不泯,魄附魂以行;其既去也,心事既毕,魂一散而魄滞。魂在,则其人也;魂去,则非其人也。世之移一尸一走影,皆魄为之,惟有道之人为能制魄。 钟孝廉 余同年邵又房,幼从钟孝廉某,常熟人也,先生性方正,不苟言笑,与又房同卧起。忽夜半醒,哭曰:“吾死矣。”又房问故,曰:“吾梦见二隶人从地下耸身起,至榻前拉吾同行。路泱泱然,黄沙白草,了不见人。行数里,引入一官衙,有神乌纱冠,南向坐。隶掖我跪堂下,神曰:‘汝知罪乎?’曰:‘不知。’神曰:‘试思之。’我思良久,曰:‘某知矣。某不孝,某父母死,停棺二十年,无力卜葬,罪当万死。’神曰:‘罪小。’曰:‘某少时曾淫一婢,又狎二妓。’神曰:‘罪小。’曰:‘某有口过,好讥弹人文章。’神曰:更小矣。’曰:‘然则某无他罪。’神顾左右曰:‘令渠照来。’左右取水一盘,沃其面,恍惚悟前生姓杨,名敞,曾偕友贸易湖南,利其财物,推入水中死。不觉战栗,匐伏神前曰:‘知罪。’神厉声曰:‘还不变么!’举手拍案,霹雳一声,天崩地坼,城郭、衙署、神鬼、器械之类,了无所睹;但见汪洋大水,无边无岸,一身渺然,飘浮于菜叶之上。自念叶轻身重,何得不坠?回视己身,已化蛆虫,耳目口鼻,悉如芥子,不觉大哭而醒。吾梦若是,其能久乎?”又房为宽解曰:“先生毋苦,梦不足凭也。”先生命速具棺殓之物。越三日,呕血暴亡。 南山顽石 海昌陈秀才某,祷梦于肃愍庙。梦肃愍开正门延之,秀才逡巡。肃愍曰:“汝异日我门生也,礼应正门入。”坐未定,侍者启:“汤溪县城隍禀见。”随见一神峨冠来。肃愍命陈与抗礼,曰:“渠属吏,汝门生,汝宜上坐。”秀才惶恐而坐。闻城隍神与肃愍语甚细,不可辨,但闻“死在广西,中在汤溪,南山顽石,一活万年”十六字。城隍告退,肃愍命陈送之。至门,城隍曰:“向与于公之言,君颇闻乎?”曰:“但闻十六字。”神曰:“志之,异日当有验也。”入见肃愍,言亦如之。惊而醒,以梦语人,莫解其故。
陈家贫,有表弟李姓者,选广西某府通判,欲与同行。陈不可,曰:“梦中神言‘死在广西’,若同行,恐不祥。”通判解之曰:“神言‘始在广西’,乃始终之‘始’,非死生之‘死’也。若既死在广西矣,又安得‘中在汤溪’乎?”陈以为然,偕至广西。
通判署中西厢房,封锁甚秘,人莫敢开。陈开之,中有园亭花石,遂移榻焉。月余无恙。八月中秋,在园醉歌曰:“月明如水照楼台。”闻空中有人拊掌笑曰:“‘月明如水浸楼台’,易‘照’字便不佳。”陈大骇,仰视之,有一老翁,白藤帽,葛衣,坐梧桐枝上。陈悸,急趋卧内。老翁落地,以手持之曰:“无怖。世有风雅之鬼如我者乎?”问:“翁何神?”曰:“勿言。吾且与汝论诗。”陈见其须眉古朴,不异常人,意渐解。入室内,互相唱和。老翁所作字,皆蝌蚪形,不能尽识。问之,曰:“吾少年时,俗尚此种笔画,今颇欲以楷法易之,缘手熟,一时未能骤改。”所云少年时,乃娲皇前也。自此每夜辄来,情甚狎。
通判家僮常见陈持杯向空处对饮,急白通判。通判亦觉陈神气恍惚,责曰:“汝染邪气,恐‘死在广西’之言验矣。”陈大悟,与通判谋归家避之。甫登舟,老翁先在,旁人俱莫见也。路过江西,老翁谓曰:“明日将入浙境,吾与汝缘尽矣,不得不倾吐一言:吾修道一万年,未成正果,为少檀香三千斤,刻一玄女像耳。今向汝乞之,否则将借汝之心肺。”陈大惊,问:“翁修何道?”曰:“斤车大道。”陈悟“斤”“车”二字,合成一“斩”字,愈骇,曰:“俟归家商之。”
同至海昌,告其亲友,皆曰:“肃愍所谓‘南山顽石’者,得毋此怪耶?”次日,老翁至。陈曰:“翁家可住南山乎?”翁变色,骂曰:“此非汝所能言,必有恶人教汝。”陈以其语语友。友曰:“然则拉此怪入肃愍庙可也。”如其言,将至庙,老翁失色反走。陈两手挟持之,强掖以入。老翁长啸一声,冲天去。自此,怪遂绝。
后陈生冒籍汤溪,竟成进士。会试房师,乃状元于振也

作者简介

袁枚(1716—1797),字子才,号简斋。生于浙江钱塘(今杭州市),享年八十二岁。二十一岁应博学宏词,未中。二十三岁中举,乾隆四年(1739)中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历任溧水、江浦、沭阳、江宁等地知县。年甫四十,辞官居于南京小仓山,购隋氏废园,改名“随园”,吟咏其中,故世亦称随园先生。其擅写诗文,与赵翼、蒋士铨合称“乾嘉三大家”。倡“性灵说”,不走仿古之路,主张抒发真情、彰显个性,著有《随园诗话》《随园食单》等传世佳作。其一生狂放不羁,好游山玩水,从事文史之余,亦“广采游心骇耳之事,妄言妄听,记而存之”,遂有《子不语》,共二十四卷,又有续集十卷,共约一千则。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