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潮骚
读者评分
4.8分

包邮潮骚

三岛由纪夫描写青春的代表之作,有着三岛作品并不多见的温暖与明亮色彩。

1星价 ¥18.0 (4.3折)
2星价¥18.0 定价¥42.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有塑封/无塑封),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详细品相说明>>

商品评论(4条)
ztw***(二星用户)

塑封完好,没有破损,封面是绿色的硬壳看起来挺清新的

2024-06-29 19:15:47
0 0
ztw***(三星用户)

恶意无法比善意走得远

2024-06-28 15:04:35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72601446
  • 装帧:简裝本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开本:32开
  • 页数:160
  • 出版时间:2021-06-01
  • 条形码:9787572601446 ; 978-7-5726-0144-6

内容简介

《潮骚》是三岛由纪夫描写青春的代表之作,讲述的是一个渔歌式的纯情故事。
青年渔民新治在早春的一个傍晚,认识了刚从外地回来的姑娘初江,两人在不知不觉中相爱了。不料谣言四起,初江的父亲得知后勃然大怒,不准他俩见面。不久,为赢得爱情的新治出海,在狂涛骇浪挽救了初江父亲的一条船,凭着他的勇猛过人很终赢得了美好的爱情。


《潮骚》一扫《仲夏之死》阴郁、沉闷的空气,运用明朗、欢快的笔调,创造了一个自然朴素、色彩鲜丽的田园牧歌般的世界。
这里没有现代都市居民的困惑和不安,有的只是明朗的阳光、喧骚的海浪、闪亮的灯塔、扑鼻的潮腥,以及往来的渔船、欢笑的男女……
展现了真诚、热烈而野朴的人性,是三岛文学苑囿中一枝瑰丽的奇葩。
——陈德文

节选

**章 歌岛是个小岛,人口一千四百人,周围不到四公里。
歌岛*美的景观有两处。其中一处是岛的顶端,那里有一座面向西北方的八代神社。
小岛位于伊势海湾口,从这里环顾伊势海面,四围景物尽收眼底。北边紧邻知多半岛,自东到北是绵延的渥美半岛。西面,由宇治山田至四日市的一带海岸隐约可见。
登上二百级的石阶,来到由一对石獅子护卫的牌坊前,站在这里回首眺望,可以看见被远景包围的自古以来的伊势海面。本来这里生长着一棵类似牌坊的“牌坊松”,枝叶交错,为景色镶上了有趣的画框,可是数年之前干枯了。
松树绿色尚浅,然而近岸的海面却染上春天海藻的暗红。西北的季风从津市的海口不断吹过来,给来这里赏景的人增添几分清寒。
八代神社是祭祀海神绵津见命的。对于这位海神的信仰,自然来自渔夫们的生活,他们平素祈求海上安全,遇到海难得以幸免,人们就争先恐后向这座神社供纳香资。
八代神社有六十六面铜镜之宝。既有八世纪时候的葡萄镜,也有日本仅存的六朝时代铜镜的仿制品。那些雕刻在镜子背面的鹿和松鼠,在遥远的往古,从波斯的森林,经过漫长的陆路和烟水浩荡的海途,绕过半个世界来到这里,至今定住于这座小岛之上。 另一处*美好的景观是靠近岛上东山山顶的灯塔。
竖立灯塔的悬崖下面,伊良湖水道海流的轰响不绝于耳。连接伊势海和太平洋的这座狭窄的海门,在有风的日子里总是翻卷着旋涡。隔着水道,渥美半岛的尖端迫在眼前,在这片多石的荒凉的临水岸边,耸立着伊良湖岬角无人管理的小小灯塔。
自歌岛灯塔可以望到太平洋的一部分,隔着东北渥美湾的群山的远方,刮起强劲西风的早晨,有时可以看见富士山。
由名古屋或四日市进出港的轮船,穿过海湾内外无数渔船,通过伊良湖水道的时候,灯塔员总是对着望远镜,迅速报出船名。
进入镜头视野的是二井航线的货船、一千九百吨的十胜丸,身穿作业服的两名船员一边踏步一边说话。
过了一会儿,又有一艘英国船塔里斯曼号进港。一个船员在上甲板玩套圈游戏,身影小巧而又鲜明。
灯塔员坐在值班房的桌子前边,在船舶通过表上记录着船名、信号符号、通过时分和方向,然后做成电文发出去。根据他的报告,海港的货主尽早做好准备。 一到下午,落日被东山遮挡,灯塔附近一派阴翳,老鹰在明丽的海上飞舞。天空髙渺,它不住鼓动着两翼翱翔,眼看就要俯冲下来,然而却没有俯冲,迅疾地在空中一缩身子滑翔下去。
太阳下山时,一位青年渔夫手里提着一条大比目鱼走出村子,登上一边的山道,直奔灯塔而来。
他前年刚从新制中学毕业,才十八岁。身个儿髙大,体魄健壮,一脸稚气很符合他的年龄。他的肌肤被太阳晒得不能再黑了,长着极富岛民特色的端正的鼻子和皲裂的嘴唇。一双闪闪发亮的黑眼珠,是以大海为家的人们从大海那里获得的赏賜,而决不是智慧的闪现。因为他的学习成绩实在太差。
今天整日都穿着作业服在捕鱼,这是他死去的父亲留下的裤子和粗糙的上装。
青年已经穿过静寂的小学校园,登上水车旁边的山坡,顺着石阶来到八代神社后头。神社院子沉浸在夕暮里的桃花灼灼可见。从那儿到灯塔还有将近十分钟路程。 这条山路着实崎岖不平,即使在白天,走不惯的人也会跌跤。然而这位青年,闭着眼睛也能分辨出松树根和岩石。眼下,他一边思考问题一边前行,也不会被泮倒。
先前,趁着还有残照的时候,载着青年的太平丸回到了歌岛港。这位青年和船主还有一个伙伴儿,每天一同乘着这只小汽艇去捕鱼。回港后,他把捕的鱼卸到合作社的船上,将小船拖上岸,然后手里拎上一条比目鱼,准备送往灯塔长家里。青年首先要沿着海滨回自家一趟,每逢这时候,暮色降临海滩,众多渔船回港靠岸,传来一阵阵嘈杂的吆喝声。
沙滩上有一位陌生的少女,站在一只名叫“算盘”的坚固的木座旁边,她把身子靠在木座上休息。当吊车将渔船拖上岸时,这只木座就托住船底,一点点拉动上来。少女似乎干完活儿正在歇息呢。
她额头渗出了汗水,面颊红扑扑的。寒冷的西风刮得正紧,正在干活儿的少女将火红的脸蛋儿裸露在风里,秀发飘扬,显得非常兴奋。她穿着棉坎肩儿,手上戴着脏污的线手套。健康的肤色和别的少女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她双目清亮,眉宇娴静。少女凝眸遥望西方海上,那里黑云攒聚之间,露出一点夕照的红霞。
青年没见过这张面孔,大凡歌岛的人,没有他不认识的。外来人他一眼就看得出。可是这位少女却不是一副外地人的打扮啊,唯有她那独自一人盯着海面的神情,不像是岛上快活的女人们。
青年故意打少女眼前走过。就像小孩子看稀罕景,他面对面望着少女。少女微微皱起了眉头。她眼睛没有朝向青年,依然目不转睛地望着海面。
性格沉静的青年,经过一番检验之后,随即匆匆离开那里。此时,他一味沉浸在充满好奇心的幸福之中。这种有失礼仪的检验使他面带愧色,这是直到后来也就是登上通往灯塔山路的时候。
青年从一排排松树之间眺望眼下潮水汹涌的海面。月出前的大海黑沉沉一片。
他拐上“女儿坡”——传说这里时常会碰到一个髙个子女妖——开始可以望见灯塔上又髙又亮的窗户。那里的灯光渗入青年的眼眸。村中的发电机很早就出了故障,村子里只能点油灯。 他老给灯塔长送鱼,是为了感谢灯塔长的恩情。据说青年从新制中学毕业时留级,只得延长一年。可巧他母亲经常来灯塔附近收集点火的松叶,结识了灯塔长的夫人。母亲对那位夫人诉苦说,要再读一年生活没有着落。夫人对灯塔长说了,灯塔长去会见关系亲密的校长,免除青年留级,按时毕业。
青年出了学校就去捕鱼了。他经常给灯塔长送些水产,帮忙买买东西。所以甚得灯塔长夫妇的欢心。
通向灯塔的几段水泥阶梯前,有一块小小空地,这里就是灯塔长的官邸。厨房的玻璃窗上晃动着夫人的影像,似乎正在做晚饭。青年从外头招呼一声,夫人打开房门。
“哎呀,是新治啊!”
当他默默不语把比目鱼递过去的时候,夫人髙声喊道:“孩子他爸,久保送鱼来啦!”
灯塔长在里头用质朴的嗓音回应道:
“老是麻烦你,快进来,新治君。”
青年站在厨房门口,犯起了踌躇。比目鱼已经搁在大白瓷盘里了,鱼鳃还在微微翕动。血水从鳃里流出来,渗进平滑、白嫩的肌理。

相关资料

《潮骚》一扫《仲夏之死》阴郁、沉闷的空气,运用明朗、欢快的笔调,创造了一个自然朴素、色彩鲜丽的田园牧歌般的世界。
这里没有现代都市居民的困惑和不安,有的只是明朗的阳光、喧骚的海浪、闪亮的灯塔、扑鼻的潮腥,以及往来的渔船、欢笑的男女……
展现了真诚、热烈而野朴的人性,是三岛文学苑囿中一枝瑰丽的奇葩。
——陈德文

作者简介

著:三岛由纪夫(1925-1970),本名平冈公威,日本当代小说家、剧作家、电影制作人和电影演员。1949年发表长篇小说《假面自白》,确立作家地位。1970年11月25日写完《丰饶之海》第四卷《天人五衰》后自裁。一生共创作40部中长篇小说、20部短篇小说及18部剧本。代表作品有《假面的告白、《潮骚》《春雪》《爱的饥渴》《金阁寺》等。
译:陈德文,南京大学教授,日本文学研究者、译者。 1965年北京大学东语系日语专业毕业。译作有日本小说、诗歌、俳谐、散文、随笔、戏剧等。信守文学翻译三原则:以文学为使命,以精品为指归,以读者为鉴戒。著作有《日本现代文学史》《岛崎藤村研究》(1996年度国家社科规划基金资助项目),散文随笔集《我在樱花之国》《花吹雪》《樱花雪月》《岛国走笔》;抒情散文集《鸽雨雁霜》等。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