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门柳(全三册)-中国文库
读者评分
4.8分

白门柳(全三册)-中国文库

集中描写明朝覆灭前夕,江南地区的文人组织“复社”和“阉党”余孽之间的激烈斗争。

1星价 ¥37.5 (5.0折)
2星价¥37.5 定价¥75.0
商品评论(70条)
ztw***(三星用户)

装帧不错,先买后看!

2022-05-25 18:48:37
0 0
ztw***(三星用户)

这么好的书,这个价格买的很划算。 两杯星巴克的钱换一套书,一家人可以读两个月。一边读,一边探讨,镜头每次来到钱谦益这儿,都像是讽刺喜剧。

2022-05-22 22:56:49
0 0
图文详情
  • ISBN:7500660189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大32开
  • 页数:3册
  • 出版时间:2005-07-01
  • 条形码:9787500660187 ; 978-7-5006-6018-7

内容简介

本书集中描写明朝覆灭前夕,江南地区的文人组织“复社”和“阉党”余孽之间的激烈斗争,以及“复社四公子”之一的冒襄与秦淮名妓董小宛一波三折的爱情纠葛。

目录

引子
**部 夕阳芳草
第二部 秋露危城
第三部 鸡鸣风雨
附记 跋
展开全部

节选

柳如是把头发紧紧攥在手里,开始像一只被困在笼子里的野兽似的,急速地走来走去,嘴里忿忿地问:
  “那么老爷呢?老爷他怎样?”
  “哦,老爷,老爷……”
  “算了!”红情讷讷的样子,愈加激起柳如是的怒火。她咬牙切齿地说:“什么‘眷眷此情,更更是心’,哼,说得好听!亏他还有脸写在纸上,巴巴地送来给我!也不打听听打听,老娘是什么人,会信这一套!去——”她一把抓起案上那张诗笺,用力朝地下一摔,“把这破纸片儿给他退回去,就说本夫人不要!”
  阮大铖愁眉苦脸地坐在石巢园的书房里,望着墙上那幅《百子山樵笠屐图》发呆。这幅画是十年前,他从怀宁家乡搬到南京来住下不久,花了二十两银子,央一位写真名手画的。画中那个头戴青箬笠、身披绿蓑衣的大胡子中年人,就是阮大铖本人。当时画成之后,不少人看过,都说十足就像阮大铖的模样,岂止像而已,简直就是“形神兼备,气韵生动”!阮大铖听了,十分高兴,特地派人拿去精工装裱好,把它挂在书房正中的墙上。每逢有新来的客人参观到这里,他就特意致电给客人看,同时喋喋不休地说起自己如何“少负向、禽之志”,一心向慕山林,如今遭到罢官斥逐,倒成全了自己的“初志”,实在是一件大幸事!然后,他就乌溜溜的眼睛斜睨着对方,神秘地压低声音问:“听说朝廷不久就要开党禁,平凡起用一批人,真担心我到时又悠闲不成了!嗯,你可有什么消息吗?”不过,这只是起始几年才这样,到后来,时光一年一年地过去,开放党禁却好无影迹,阮大铖就不由得焦急起来,渐渐怀疑当初挂这样一幅画是否明智;如果一开始就把画中那个自己画成头戴乌纱帽、身穿圆领绯袍的话,会不会好一点?不过,他没有马上把画收起来,而是作为补救措施,在画的两旁挂起一幅对联,写上“有官万事足,无子一身轻”两句话。
  现在,两个朋友默默地走在狭长而寒伧的街巷里,谁也没有说话。就黄宗羲而言,并非不想开口,只因顾杲始终保持着阴郁的沉默,使他失去了交谈的对象。不过,越是这样,黄宗羲就越觉得,老朋友今天的情形相当反常,说不定当真会出事。虽然绍兴那一次,他费了好大的劲,总算促使老师刘宗周放弃了殉国的念头,但在前来南京的途中,仍然不断听说有人因为悲痛过度而自寻短见的。只到昨天,他还听说南京的兵备副使梁亭表,至今还在痛哭绝食,决心随先帝于地下。但北京的事变对人心的冲击实在太大,任何意外的情形都有可能发生。所以,见朋友始终不肯吐露口风,黄宗羲只有寸步不离地跟着,以防万一。
  这一次,柳如是没有再抗拒。当红情伸出手去搀扶时,她默默地转过身,踏上了通向内宅的路径。
  钱谦益目不转睛地望着。待到那一群女人转过复廊,消失不见了之后,他又在原地徘徊了一下,这才抖擞起精神,默默地跟在后面。
  这时,虽说已经天亮,但密布的雨云却使天地笼罩在沉沉的阴影之中。向东望去,一股朝霞正缓慢地、滞涩地冒出来,在天地交接之处不断地堆积着,扩展着,看上去,就像一滩殷红的鲜血。
  不过,自从一年多前,由大清国摄政王多尔衮统率的八旗大军进驻北京以来,情形就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这些来自山海关外的进入者,衣冠之奇自不待言,脑后还怵人地拖着一根长辫子。在入城之后的第二天,他们就下达了一道措辞强硬的命令,宣布自即日起,内城全部划归军队驻扎。原有的居民,不论是官员还是百姓,一律搬出外城区居住。敢有违抗者,以军*处。
  对于这样一道命令,在前朝崇祯乃至更早的那些皇帝在位时,或许还会有人敢于诤谏,但是,自从经历了李自成攻陷北京的奇祸巨变,即便是过去*有头脸的那些人物,也因为大明王朝无可挽回的覆灭,变得终日惶惶然如丧家之犬。面对俨然以新主子自居的进入者,他们可是一点勇气也鼓不起来了。结果,经过十来天鸡飞狗走的混乱,原来居住在内城的人家,便像猛然刮来一阵狂风似的,一股脑儿搬到了外城,在穷街陋巷中挨挨挤挤地安顿下来。其中宣武门外一带,大约街巷房舍与别处相比,要稍微像样一点,于是又不约而同成了上流人家的汇聚之所……
  不知是这个问题过于艰深,还是别的缘故,士兵们的对答终于抵沉下去,重新静默了。一直在旁边听着的黄宗羲,却感到心窝像被一只厚硕的、粗糙有力的手无意中揉捏了一下似的,那正在凉冷下去的血,一下子又重新涌动起来,沸腾起来。“啊,我刚才是怎么了?怎么会那样想?竟然打算就此认输——难道认了输就逃得过去吗?他们说得对,其实即使是死了也逃不过去!何况还有家里的人,其他的人呢?是的,绝不能就这样认输,如果连我们这样的人也认输了,那么这天下公里就更加连*后的支撑也没有了。绝不能认输!这是无疑的!”他咬紧牙齿,发誓一般地想。尽管如此,他却感觉得出,内心深处始终有一个地方正在破裂,往外冒血,是悲愤?是憎恨?是绝望?是冤苦?似乎都有一点,却又不完全是。不过有一点是清楚的,那就是他知道他的路并没有走完。不管前面等着他的是成是败,是利是害,是生是死,只要有一口气在,他还得走下去……
  “太冲,快到岸了!眼下这军心已散,上岸之后怕会有变故,怎么办?”一个熟悉的嗓音在旁边低声说,那是他的副手王正中。
  “愿去则去,愿留则留。”
  “那么兄台你呢?”
  “上四明山!”
  “上四明山?难道兄不回家看看?也免得令堂大人担忧挂望!”
  黄宗羲咬紧了嘴唇,没有回答。不过,这么强自抑制了片刻之后,他心中终于一酸,涔涔地流下泪来。
  这当儿,堤岸上那闪烁于篱落之间的灯火,已经依稀可辨了。
  ……

作者简介

刘斯奋,1944年生,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历任广东省文联第四、五、六届主席。《白门柳》是他创作的**部长篇小说,从37岁写到53岁,耗费了作者16年的光阴,完稿当年便一举荣获第四届茅盾文学奖,并获第四届国家图书提名奖,入编中国出版集团20世纪《中国文库》和《中国新文学大系》。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