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罗生门

罗生门

1星价 ¥53.4 (6.0折)
2星价¥53.4 定价¥89.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52029147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611
  • 出版时间:2021-03-01
  • 条形码:9787552029147 ; 978-7-5520-2914-7

本书特色

再现芥川龙之介小说全集,一展“鬼才”文学魅力
芥川龙之介的小说题材往往直指人性,对人物、环境、心理状态等的描写极其细致入微。文字凝练而流畅,思考独到而深刻。 收录五十余篇芥川小说经典
本书作为芥川文集小说全集卷下卷,收录了芥川的五十余部小说,其中既有《罗生门》《地狱变》等在世界文学中留下光辉印记的作品,也有众多等待读者挖掘的遗珠宝藏。 日本文学研究专家魏大海主编,多位翻译名家共同翻译
文集由中国社科院日本文学研究专家、翻译家魏大海主编,精选了芥川龙之介作品中独具特色的篇目。魏大海、郑民钦、艾莲、秦刚、刘光宇、侯为、罗嘉等日本文学翻译名家共译此书,译文贴合原著、语言流畅精炼。 装帧精美,设计独具匠心
精装双封,值得典藏。旧报纸感的护封设计,采用打凹工艺的极简风内封,为芥川文集增添一份时空感和怀旧感,这份穿越时空的礼物值得收入囊中。

内容简介

“过了一会儿,仿佛死人一般的赤裸老妪从死骸堆中爬起身来,口中发出呻吟。火光仍未熄灭。老妪在火光中爬至楼梯口。她的白色短发倒悬梯旁,窥测着罗生门下一片黑洞洞的夜幕。”——芥川龙之介《罗生门》 全书是芥川文集小说全集卷的上卷,收录了五十余篇芥川龙之介的小说。芥川龙之介以独特的叙事角度和叙事结构,深刻地透视了日本社会的风貌,反映了人性的复杂。这些小说题材不拘一格,表现形式也多种多样,有反映绝境中人性之恶的《罗生门》,有体现艺术与人性挣扎的《地狱变》,也有《山药粥》《鼻子》等其他体现芥川创作特点的小说。芥川以冷峻的笔触描绘出一个个孤独、诡谲、发人深省的人间世,在日本文学中闪烁着不朽的光芒。 本套芥川龙之介作品选集共分四卷:**、二卷为小说,第三卷收录了芥川龙之介的重要散文和游记,第四卷为别卷,内容包括作家题解、作品鉴赏、作家年谱等。文集由中国社科院日本文学研究专家、翻译家魏大海主编。精选了芥川龙之介作品中独具特色的篇目,并请著名日本文学评论家宫坂觉为本书作序,是市面上不可多得的日本经典文学读本。

目录

目 录

前言

代序

老年

青年与死

假面丑八怪

仙人

罗生门

鼻子

孤独地狱

虱子

酒虫

野吕松木偶

山药粥

猴子

手绢

烟草与魔鬼

MENSURA ZOILI

运气

尾形了斋备忘录

道祖问答

忠义


世之助的故事

偷盗

浪迹天涯的犹太人

两封信件

大石内藏助的一天

单恋

女体

黄粱梦

英雄之器

戏作三昧

西乡隆盛

掉头的故事

袈裟与盛远

蜘蛛之丝

地狱变

文明的杀人

邪宗门

基督徒之死

鲁西埃尔

枯野抄

毛利先生

魔笛与神犬

文友旧事

圣·克利斯朵夫传

橘子

沼泽地

疑惑

妖婆

灵鼠神偷次郎吉

舞会

复仇之旅

素戋鸣尊

老年素戋鸣尊


展开全部

节选

孤独地狱
郑民钦 译
这个故事我是从母亲那儿听来的。母亲说她是从我的叔祖父那儿听来的。故事的真伪我不清楚,但从叔祖父的品性推断,我想很可能实有其事。
叔祖父是一个深谙世故的人,在幕府末期的艺人、文人中有很多知交挚友,例如河竹默阿弥、柳下亭种员、善哉庵永机、同冬映、九世团十郎、宇治紫文、都千中、乾坤坊良哉等。其中默阿弥在《江户樱清水清玄》中塑造的纪伊屋文左卫门就是以叔祖父为模型的。叔祖父去世已有五十年,生前曾被人起外号叫今纪文,现在也许还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姓细木,名藤次郎,俳号香以,俗称山城河岸的津藤。
有一次,津藤在吉原的妓院玉屋结识了一位僧侣。据说这位僧侣是本乡附近某寺的住持,名叫禅超。他也是一个嫖客,是玉屋一个名叫锦木的妓女的常客。那个时候,禁止和尚吃荤娶妻,所以表面上当然不能什么时候都显示自己是一个出家人。他身穿黄地褐色条纹丝绸和服,外套是印有家徽的双面织仿绸黑礼服,自称医生。叔祖父和他是偶然相识的。
在挂灯笼时节的一天晚上,在玉屋的二楼,津藤上完厕所出来,正从走廊经过,却见一人倚栏望月。他剃着光头,个子略显瘦小。津藤借着月光,以为是常来冶游的那个态度热情却医术平庸的医生竹内。津藤从他身旁走过时,伸手轻轻拽一下他的耳朵,本想待他回头,再笑着和他打招呼。
可那人回过头来,使津藤大吃一惊。除了光头,别的地方与竹内毫无二致——对方额头宽广,眉间却窄小得可怕,大概因为脸颊消瘦,眼睛显得很大。在朦胧的月色下,也能清楚地看见他左边脸颊上有一颗大痦子。颧骨很高。这样的长相断断续续地映入慌张失措的津藤眼帘。
“你有什么事?”那光头的声音有点儿气恼,似乎还带着酒气。
刚才忘记说了,当时津藤还带着一个艺妓和一个随从。那个光头家伙要津藤赔礼道歉,随从当然不会袖手旁观,于是他代替津藤对自己的冒失向对方表示歉意。这时,津藤带着艺妓急忙回到自己的房间。尽管津藤饱经世故,但对这件事还是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光头听了津藤的随从解释误会的原委以后,立刻消了气,哈哈大笑起来。不言而喻,这个光头就是禅超和尚。
接着,津藤让人给和尚送去点心,表示歉意。和尚也觉得过意不去,特地过来还礼。两人从此结下交情。不过,虽说结下交情,其实也只是在玉屋的二楼碰面,似乎并没有什么来往。津藤滴酒不沾,禅超却是海量。相比之下,禅超的衣着用品更加穷奢极侈,而且*后沉湎女色也比津藤有过之而无不及。津藤曾经感叹说,不明白到底谁是出家人。津藤身材高大健壮,其貌不扬,前额剃成月牙形,胸前挂着银项链,下端坠有筒状护身符,平时爱穿藏青平纹布服,束白色腰带。
有一天,津藤在玉楼遇见禅超。禅超身披锦木的短袖衣服,正弹着三弦琴。他的气色本来不好,今日更加难看,眼睛充血,嘴角松弛的皮肤不时地颤抖。津藤一看,心想他今天大概出了什么事吧,于是用委婉含蓄的口气说:“如果有什么事儿需要商量的话,请不要客气。”可那禅超好像并没有什么事要和自己推心置腹地商量,他比平时更加沉默寡言,还经常忘记话题。津藤便以为这只是嫖客常见的一种倦怠。沉迷酒色者的这种倦怠是不可能以酒色治愈的。两人表面应酬,逐渐转入倾心交谈。禅超像是心血来潮似的突然说了这样一段话:
据佛经说法,地狱也有各种各样,但好像大致分为三种:根本地狱、近边地狱、孤独地狱。从“南赡部洲下过五百踰缮那乃有其狱” 这句话证明看,大概地狱自古就在地下。唯有孤独地狱会突然出现在山间、旷野、树下、空中等任何地方。就是说,眼前立刻会出现地狱的苦难。我从两三年前就已经堕入地狱,对一切事情都失去了永恒持续的兴趣。人生总是一个又一个地变换境界,当然还是不能从地狱中逃脱出来。如果我不变换境界,那就更加痛苦,所以只好这样每天不停地变换着境界生活,以便忘记痛苦。但是,如果这样*终还是苦不堪言,那就只好死去。以前虽亦痛苦,却拒斥死亡。现在……
*后这句话,津藤没听见。因为禅超又弹起了三弦琴,且说话的声音很小。从此以后,禅超再也没有来过玉屋。谁也不知这位骄奢淫逸、放荡不羁的和尚后来怎么样了。只是那一天,禅超把一部手抄本《金刚经》忘在了锦木那儿。津藤后来家道破落,蛰居下总寒川,桌上常摆的书籍中就有该手抄本。津藤在封面的背后还写有他创作的一首俳句:“堇花原野惊寒露,不觉人生四十年。”如今此书不知去向,恐也无人记得此句。
这是安政四年(1857年)前后的事。母亲大概出于对“地狱”一词的兴趣,才记住了这件事。
我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书房里,从生活这个方面说,我所居住的世界与叔祖父、禅僧毫无关系。即使从兴趣这个方面说,我对德川时代的戏作也没有特殊的兴趣。但我心灵深处的某种情绪,却会经常通过“孤独地狱”这个词语倾注对于他们生活的同情。我不想否认这一点。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也是在孤独地狱里受苦受难的一个人。
大正五年(1916年)二月

作者简介

芥川龙之介 日本小说家,号澄江堂主人,俳号我鬼。在十二年的创作生涯中,持续写出富有才气、风格各异的短篇小说。后来怀抱着对“未来的不安”服用安眠药之后自杀。八年后,芥川的好友、创办《文艺春秋》的作家菊池宽,以他之名创立了“芥川龙之介奖”,以鼓励新人作家的文学创作。 魏大海 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外国语言文化研究院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外国文学学会日本文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主要译著有《芥川龙之介全集》(主编兼翻译)、夏目漱石《虞美人草》、太宰治《斜阳·人间失格》、林芙美子《放浪记》等。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