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里山鹰-沈石溪动物小说精选
读者评分
4分

梅里山鹰-沈石溪动物小说精选

1星价 ¥6.9 (4.3折)
2星价¥6.7 定价¥16.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1条)
xia***(三星用户)

动物小说,挺好

沈石溪的动物小说,内容,纸质,印刷都还行,写得挺好。

2015-03-14 15:46:35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33929732
  • 装帧:暂无
  • 版次:第1版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32开
  • 页数:202
  • 出版时间:2010-03-01
  • 条形码:9787533929732 ; 978-7-5339-2973-2

本书特色

《梅里山鹰:沈石溪动物小说精选》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同人类社会一样,动物世界也有温和与残忍之分、善良与狡诈之别。这里既有生活的艰辛与拼搏,也有爱情的欢愉和幸福,还有对儿女的绵绵母爱。作者把丰富的大胆想象和深刻的哲学思考融为一体,淋漓尽至地表现了爱恨情仇、悲欢离合。这些动物小说充满了英雄之气,豪迈之情,给人以极大的心灵震撼,同时又给人以深刻的反思。看到这些动物的生命历程,我们仿佛也看到了人类自己。 作者通过写动物而写出了人间万象。

内容简介

沈石溪的动物小说从人类整体生命的制高点上,为少年儿童提供生命力奔放与灵魂提升的艺术载体,重在自然人格、生命人格、原始人格的启悟与烛照,使儿童在走向“社会人”生命的同时葆有“自然人”生命的基因与力度。
沈石溪动物小说中主客观的对立和人物内心矛盾都非常激烈;痛苦,凶险,狂狷,粗犷,野趣,一切都如此强烈;冲撞,捶击,淬砺,一切都如此壮烈!它向时代和心灵的纵深处召唤壮美的感觉,召唤思索和奋发。

目录

雪崩
在捕象的陷阱里
梅里山鹰
羊奶妈和豹孤儿
象群迁移的时候
野狗鲁卡
“山妖子”狼獾
驯化诱雉
一对老龟
火豺
老黑猪
展开全部

节选

《梅里山鹰:沈石溪动物小说精选》内容简介:沈石溪的动物小说从人类整体生命的制高点上,为少年儿童提供生命力奔放与灵魂提升的艺术载体,重在自然人格、生命人格、原始人格的启悟与烛照,使儿童在走向“社会人”生命的同时葆有“自然人”生命的基因与力度。沈石溪动物小说中主客观的对立和人物内心矛盾都非常激烈;痛苦,凶险,狂狷,粗犷,野趣,一切都如此强烈;冲撞,捶击,淬砺,一切都如此壮烈!它向时代和心灵的纵深处召唤壮美的感觉,召唤思索和奋发。

相关资料

要是早知道半路会遇到这场暴风雪,你绝不会让花面崽尾随着艾蒂到雪山镇去运送两笼野雉的。阿爸曾劝过你说,山娃子嗳,去雪山镇路途远,带着牛崽是累赘,会添乱子的。你没听阿爸的话。现在,后悔也晚了。雪越下越密,阴霾的天穹一片晦暗。怎么办?这条荒僻的山道平常就罕有人迹,暴风雪中就更见不到一个人影。看来只有回猛犸寨去搬救兵了。阿爸会有办法的,约上伦戛舅舅和阿努大叔,举着火把,带着竹竿绳索,就可把受了重伤的花面崽抬回家。你试探着拉了拉艾蒂的鼻绳,它犟着牛脖子瞪了你一眼。你知道,它要守护在牛犊身旁。这也好,你想,有艾蒂在就不怕野狼、豺狗和雪豹来扑咬花面崽了。牦牛头顶那两支琥珀色的牛角锋利得就像两把尖刀,护崽的母牦牛比老虎更凶猛哩!从日曲卡雪峰到猛犸寨来回约三个小时,虽然黑谷风雪迷漫,但牦牛生性耐寒,全身披挂着的一绺绺长毛,能有效地抵御风雪,不用担心会被冻坏。你动手解开艾蒂身上的肚带,卸下驮架。两笼野雉在雪山镇卖了个俏价。驮架空空,没费多少力气就从艾蒂背上卸下来了。你紧了紧身上的羊皮袄,准备离开黑谷。突然,脸上似乎被什么东西喷射了一下,冰凉冰凉,还有点生疼。不像是风把雪花刮到脸上,天上飞扬的雪花轻盈温柔,感觉是凉丝丝痒丝丝的,而不会生疼。也不像是地上的砂砾被风卷起飞溅到脸上,砂砾落到脸上绝不会有那种刺骨的寒意。你无意中走动了几步,脸上那奇异的感觉顿时消失。你再走回刚才站立的位置,脸上又出现了无形的喷射。你惊讶地抬起头,日曲卡雪峰耸立在眼前,嶙峋的山体堆满了白雪,显得头重脚轻,摇摇欲坠。那条潇洒的山脊线正对着你的脸,山脊线似乎在朦胧地流动。暮色苍茫,你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揉揉眼皮,妈呀,那朦胧的流动愈来愈清晰,像老天爷漏下了一条白色的丝线,顺着山脊线滑向大地。怪不得脸上会有冰凉的喷射,那是从寒冷的雪峰飞泻下来的冰粒!你突然觉得头皮发麻,手足发软,心儿怦怦乱跳。你十分清楚,山脊有雪粒流动意味着什么。至多还有半个小时,这里就要发生惊天动地的雪崩,仁慈的日曲卡雪峰已在向你发出警告了。沿着山脊线倾泻的流雪越来越明显,冰雪的颗粒也越来越大。你呆呆地望着身旁的艾蒂和僵卧在岩石上的花面崽,难道说,神汉阿努大叔的预言果真要应验,艾蒂真的命中没崽,生一个就要死一个?花面崽是艾蒂产下的第二胎牛犊。头胎牛犊生下才两个月就死了。那是两年前的春天,艾蒂在牛厩干燥的稻草堆里产下了头胎牛犊。小家伙全身雪白,油汪汪亮闪闪,像只白月亮,很逗人喜爱。你每天从马背小学放学回家后就把艾蒂和白月亮带到野鸭滩去放牧。野鸭滩水美草肥,牦牛吃了能长膘。艾蒂是个很称职的母亲,寸步不离地守在白月亮身旁,无论是狗是人还是其他牦牛,只要一挨近它的宝贝牛犊,它就会鼓起一双凶狠的牛眼,摇晃着头顶那对琥珀色的牛角,哞——发出一声威严的吼叫。但对你是例外,无论你扳着白月亮的脖颈摔跤还是用狗尾巴草捅白月亮的鼻孔,它都不会气恼。艾蒂大概做梦也不会想到,它*信任的小主人会杀了它心爱的白月亮。那段时间,家里经常发生鸡被盗的事。有一只贪婪的白狐,总是在傍晚时分踩着淡淡的月光溜到院子的鸡窝里偷鸡。阿妈养了二十多只山茶鸡,不到一个月时间,只剩下七只了。阿爸在院子的篱笆墙下安置了捕兽铁夹,没逮着狡猾的白狐,倒把家里那条名叫阿花的狗夹断了一条后腿。那时你已满十二岁了,正渴望做个受伙伴们尊敬的小猎手,便操起阿爸那支箍着一道道铜圈的猎枪,埋伏在院子后面那片小树林里,等待盗鸡贼前来送死。那天是上弦月,月色清雅,树荫斑驳,眼前的一切都显得有点模糊。你看见一个白影子在树丛若隐若现,还传来草叶被折断的塞率声。你断定必是白狐无疑,便果断地扣动了扳机。轰的一声巨响,霰弹像群啖肉喋血的小精灵扑向那团白影。白影猝然倒地,你还以为自己射中了该死的白狐,高兴地从地上蹦跳起来。这时前面树丛里突然哞地传来一声牛叫,那是艾蒂在叫,声音低沉颤抖,透着无限悲怆。你好生奇怪,只听说过兔死狐悲,没听说过狐死牛悲的。你钻进树丛赶过去一看,白月亮倒在月光下,小小的牛头被铅弹击碎了,汩汩流着血。你这才恍然大悟,你误把白月亮当做白狐打死了!艾蒂用牛嘴拱动着白月亮软耷耷的脖颈,徒劳地想让自己的宝贝重新站起来。你和艾蒂四目相视,牛眼里闪烁着一片憎恶与仇恨。你手中的猎枪还在冒着袅袅青烟,你脸上还挂着猎杀的兴奋与激动,艾蒂当然一眼就认准你是杀害它宝贝的凶手。随着一声压抑的低吼,艾蒂的牛眼里爆起一道复仇的冷光。你还算反应快,扔下猎枪转身就跑。艾蒂打着响鼻在背后追赶。幸亏离家不远,你失魂落魄地逃进屋,赶紧把门拴死。牛角乒乒乓乓撞在木门上,震得屋顶的木瓦稀里哗啦往下掉。阿爸、伦戛舅舅和阿努大叔闻讯赶来,用盘头套绳和双球脚绊好不容易才把狂暴的艾蒂赶进牛厩。P4-7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