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世界遗忘你之前

在世界遗忘你之前

会讲故事的大叔,都不提供假正经的道理!荒诞生猛,诡谲迷离,青年导演杨树鹏首部文集。高群书作序,黄觉配图。

¥10.8 (2.3折) ?
00:00:00
1星价 ¥21.6
2星价¥21.6 定价¥48.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229101794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2册
  • 出版时间:2015-10-01
  • 条形码:9787229101794 ; 978-7-229-10179-4

本书特色

本书是青年导演杨树鹏创作的故事集,杨树鹏是一个擅长讲故事的写作者,他惯于用虚构的时空背景的来表达现实中情景、情绪,擅长利用电影分镜头脚本的手法讲故事,他笔下的故事有很强的画面感。全书分为“梦游”“亦真”“无解”“残翼”“困局”“永生”“凿梦”“昼眠”“梦回”十个小辑,时间背景上任意穿越,写民国,写唐代,写现实,写梦境;内容上天马行空,写心中的梦想,写现实困惑,写爱恨情仇,写人性的善恶,写生与死,写完满与不完满的人生。
随书附送杨树鹏诗集一册,收入了杨树鹏创作的40多首诗,诗集配图采用著名摄影师黄觉摄影作品。

内容简介

本书是青年导演杨树鹏的首部随笔集, 收录作者十多年的写作文字, 多为一些碎片化和天马行空的叙述表达, 写民国, 写唐代, 写现实, 写梦境 ; 写梦想, 写困惑, 写爱情, 写人生, 内容丰富多彩, 魔幻和写实手法相互交叉,

目录

□□辑 梦游
第二辑 亦真
第三辑 无解
第四辑 残翼
第五辑 困□
第六辑 永生
第七辑 凿梦
第八辑 昼眠
第九辑 白驹
第十辑 梦回
展开全部

节选


  1865年4月□日,张先生在斯文登路的酒馆外,喝醉了酒,跪在一个□□面前求婚。当时的场面尴尬,事后更被传得不像样子,张先生很后悔,在家扇了自己几个嘴巴子,以示惩戒,发誓再也不喝酒了。第二天,4月3日傍晚,张先生再次喝醉,人生彻底改□。
  事情是这样的,他起床之后,想起昨天,略感耻辱,于是拿起手边的设计图来看。
  张先生是一个设计家,他毕生精力都花在一件事情上,就是设计一个完美社会,从空中飞蝇的姿态,到摩天巨塔——万世平安大琉璃塔。这样说起来,这张设计图有多么大,你可以想象,大概有——反正很大,张先生家的四十六个仆人全部捧着设计图,还有十几米耷拉在远端的青砖地上。
  张先生看的这一部分,叫做“大同天下飞鸟纵横之部”,是关于未来天空设计的,天空中有一些鸟,这些鸟叫做“天时”,是张先生理想中的飞鸟形状——其实比较傻,无非是移花接木,鹰嘴鸬颈鹤翅鹦尾,这就是小学生才会发梦的事情,张先生做得乐此不疲。
  看着眼前的设计图,张先生心头烦躁挥之不去,皮肤表面汗水淋漓——半个钟点之后,张先生醉倒在斯文登路的酒馆门口,脑袋冲下趴在地上,脸旁边是呕吐物,呕吐物上方,赫然站着一只巨大优美的天时——这种傻鸟一旦从想象中走出,居然还真是优美绝伦。
  张先生微微睁开眼睛,那巨大的天时低头看着他,鹰嘴里咕咕说了一句什么。
  张先生没有听明白,因为此时,这个瞬间,他的耳朵里被巨大的声音填满,这声音粗听像是风声,再听——无数的呼喊声、兵车轰隆的声音、空气被撕开的尖啸混在一起,壮美而恐惧。
  张先生挣扎着起身,站定,远处天际绯红。
  张先生起身站定,远处天际一片绯红,身边站着想象中的巨鸟“天时”——1865年4月3日,张先生走进斯文登路的酒馆,事情悄然□化,张先生毫不知情,像往常一样占据窗边位置,酒保送上一碟毛豆,一壶春酿,张先生冷看四周,仿佛都是坏笑,于是张先生又喝醉了,醉得狠心,呕吐物狂喷而出,被一个青衣大汉搀扶着出了酒馆的门,门口就站着天时。
  天时鹰嘴鸬颈鹤翅鹦尾,天时优美绝伦,站在泥泞的街边,低头看着张先生,说,哎。
  张先生起身,远处天际绯红,四外轰鸣巨响,仿佛飓风刮过。
  张先生问,这是什么声音?
  天时说,你觉得呢?
  张先生说,飓风刮过?但没有风啊,柳枝一动不动。
  天时说,你看。
  天时举起翅膀,指着酒馆门口,不知何时,酒馆门口站了几个人:
  青衣大汉,白发少年,精壮矮子。
  天时道,他们是接你来的。
  张先生说,接我?去哪儿?
  青衣大汉走过来说,张先生,我是陈青衣。这两位是徐柏筏和高艾子。
  张先生坏笑着说,那我就是张弦笙咯。
  陈青衣严肃地看着他,说道,张先生,你看——
  话音刚落,这三个人——陈青衣、徐柏筏、高艾子——身后,猛地开出巨大乌黑的翅膀来,比什么鸟的翅膀都大,羽毛乌黑闪亮。
  张先生愣了,惊着了,蹬蹬后退几步,恍然了——你们是我想象中的完美人!
  陈青衣微笑点头,伸出手来,手掌心,半透明,像美玉。
  陈青衣声音温和,但不容置疑,来吧,张先生。
  在漫天飓风般吼叫声中,在绯红的、血一样的黄昏之中,张先生被陈青衣接走。
  将自己的手,放在陈青衣微凉的手中,张先生感到一阵放心,回头看看,徐柏筏和高艾子在不远处跟着,眼神相当鼓励。
  再不远,是“天时”,忽闪着仙鹤的翅膀,拖曳着金刚大鹦鹉的尾巴……轰隆隆的声音依旧,周遭万物□得不真切……刺啦一声,赛热油锅落进了活鱼,暴起烟尘,远处人声海啸一般扑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张先生紧张,猛地想起,我这是要去哪儿?
  我这是要去哪儿?他问,心中忐忑,生怕被劫持——要知道张先生是富翁来的,祖传的富翁。
  陈青衣一脸严肃反问:你忘了?
  张先生想,我忘什么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陈青衣指着远处——红云缠绕之中的高塔——说,你怎么能忘了呢!
  我的妈呀,这是——万世平安大琉璃塔呀这!亲娘,万事万物,已经按照我的设计成就了啊!
  成就啦!成就啦!成就啦!
  陈青衣、徐柏筏、高艾子三人异口同声,已然看穿了张先生的心思。
  于是乎看到巍峨——顶天了,顶端进了红云不能看见——万世平安大琉璃塔,塔下,转过街角,人群,人海,人的汪洋,手臂如林。
  所有的人都是按照设计出现的“完美人”,完美人都好看精致,皮肤雪一样,牙齿贝壳一样,乳房苹果一样,翅膀雄鹰一样,手臂如林。
  张先生想,哎呀,这时候,要是唐萤在,该多么的好——不能想,一想,唐萤就在了,站在人群里,站在升起的如林手臂之中,比真人好看,完美人嘛。
  张先生一激动,想过去拽唐萤,但没拽到,自己已经被陈青衣送到一个高台上,面前陡然出现一个雕花的黄杨木麦克风,嘤嘤啸叫,如泣如诉。
  说话说话,快。陈青衣鼓励道。
  说什么呀?我没准备啊我。张先生一阵紧张。
  随便说,想说什么都可以的。高艾子提示道。
  “你们……吃了吗?”张先生试着说了一句,声音小,显得慌。
  大声说!陈青衣大喝一声,这么小的声音谁能听到!
  “你们吃了吗!?”张先生加大音量。
  呜——夯烟横哇会!夯烟横哇会!哇会!哇会!哇哇会!
  人们回答了,重叠的声音像海浪,把张先生围住了,托起来,送上离地一尺的空气中,高空处有画外音响起:根据史料记载,自唐朝宝云禅师离地一尺以来,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二个离地一尺的人。
  人们欢呼:呜——夯烟横哇会!夯烟横哇会!哇会!哇会!哇哇会!
  张先生在排山倒海的欢呼声中,醒来,从污秽中抬起头,冷看四周,仿佛都是坏笑。
  南良木匠
  1
  有个地方,叫南良。
  南良有个木匠,□0岁出头,长得俊俏好看。
  南良好有个,磨坊,磨坊的老板娘也□0多岁,长得俊俏好看。
  □
  木匠和磨坊老板娘两厢吸引,不止什么时候开始,就勾搭上了。恰逢磨坊老板去乡下收蓖麻瓜子葵花小麦,木匠和磨坊老板娘就趁这段时间日夜厮混在一起。
  老板就快回来了,老板娘说,我丈夫要回来了,你可就别来了,免得生出什么事端。
  木匠回家忍了几天,忍不住,就去找老板娘,老板娘吓坏了,塞给他一百多块钱,说,哎呀冤家,你别再来啦。
  木匠就回去了——过了几天,又忍不住了,就又去了,老板娘不敢见他,委托了一个老太婆做说客,说,老板娘不能见你,让我转交你□00元钱,算作一个了结,好不好?
  木匠说,你想得美,她要不见我,让她等着,我用炸狼弹——南良是山地,多得是狼,村民家家都有炸狼弹,就是□□□——从她们家烟囱丢进去,炸死她全家。
  人都说祸从口出,这话一点不假啊——老板娘思前想后,不敢隐瞒,把这事前前后后都跟丈夫交代了,丈夫说,好,让他来炸。
  木匠还没来炸磨坊,磨坊老板已经带着兄弟舅子七八个人来找木匠,见了也不说话,冲上去按倒在地,将木匠双目剜去,脚筋割断。
  磨坊老板、兄弟舅子,都抓了,判了。木匠盲了,残了。
  3
  春来时,盲木匠爬进县大院,要申诉,要上访,说判给他的赔偿太少,县里公安法院谁都知道是他先睡了人家媳妇,又要炸人家磨坊,纷纷拿冷眼看他,他闹了半天不见动静,就走了。
  夏天,省城有消息来,说盲木匠在省城东风广场举着一个大木牌子喊冤,而且把话都往反里说:说磨坊老板睡了他老婆,又带人将他剜去双目,打伤致残。一时间同情的人围满盲木匠,有捐钱的,有捐饭的,还有帮着写状纸的。省城让县里出面解决,县里派了干部去省城,也举了大牌子站在木匠旁边,用高音喇叭辟谣,消除影响。
  群众也就散了。谁知道这时候,斜刺里冒出一个老外来,把事推向另一个极端去,那一端,又是一条人命。
  4
  老外,是外国人,在省城的医学院教书,路过这凄凉无助的盲木匠,见他实在可怜,就在广场不远的地方,租了一间小屋给他,又给些钱款帮他度日。
  中秋节的时候,老外动员医学院的学生去帮助盲木匠,叫做“献爱心”,学生们就去了,□□女女,帮着浆洗缝补,把盲木匠拾掇得挺干净整洁,有个女学生,脑子不知道怎么激荡了一下,就跟盲木匠睡了,女学生跟同学说,这是恋爱了吧,这就是爱情吧。
  盲木匠自然也是高兴的,生活陡然□了样子,他不知道女学生长得什么样子,但他一定是细细地摸了的。
  盲木匠用绳索勒死女学生的消息,传遍了医学院,凡听到的,没有不浑身战栗的。盲木匠也战栗,但他盲着一双眼睛,残着一双腿脚,哪里都去不了,只有被捉的份,盲木匠说,我不能让她走,她走了,我的世界又陷入黑暗。
  女学生要毕业实习去,临行前,洗洗涮涮,帮盲木匠换了床单被子里外衣裳,夜黑还陪了他睡觉,两人欢愉了之后,女学生沉沉睡去,盲木匠从身后摸出绳索来,摩挲着套上女学生的颈项,用力拉紧,不放手。
  他想不出别的办法,可以留住女学生。
  盲木匠被枪毙了,此时,距离他背着木匠家什,□□眼看到磨坊老板娘,一年半的光景。
  5
  这事儿听着离奇,竟然是真的,就发生在南良。
  一个过去的法官,现在的反贪□长给我讲了这个故事,这是我这一晚听到的三个故事之一。
  ……

作者简介

杨树鹏:内地青年电影导演,曾任央视《实话实说》节目编导、央视《电影传奇》栏目总导演。主要导演的作品有电影《烽火》《我的唐朝兄弟》《匹夫》等。获2010第2届澳门国际电影节**导演新人奖 、 2012第4届英国万像国际华语电影节优秀导演奖。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