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夫仁心-太平天子赵匡胤
读者评分
5分

武夫仁心-太平天子赵匡胤

豆瓣8.9分推荐!两宋创业天子,结束五代群雄割据,开创文治盛世。

1星价 ¥14.4 (3.2折)
2星价¥14.0 定价¥45.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3条)
***(三星用户)

刘路文笔很好

2022-11-23 18:19:48
0 0
ztw***(三星用户)

推荐一本好书

很满意的一次购书,值得珍藏!

2022-11-22 21:19:46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229109639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412
  • 出版时间:2016-09-01
  • 条形码:9787229109639 ; 978-7-229-10963-9

本书特色

自秦汉以来,历史的车轮无不是碾轧着血腥前进,每次王朝更替就是又一次的杀戮。但一个行伍出身的将领却兵不血刃,创造了历史。
他是开国皇帝,结束了割据却未完成统一大业,竟能与秦皇汉武一较高下;他是一棍平天下的马上皇帝,却重用文臣,开创崇文抑武的治世传统;他是政治赌徒,精心谋划“被迫”黄袍加身,却以仁义治国,开创中国历史上经济*为发达的时代;他是帝王,也是“大哥”,权力角逐中,良知责任和济世情怀两不误。
他就是结束了五代群雄割据,开创了两宋盛世的太平天子——宋太祖赵匡胤。

内容简介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相信大家对毛爷爷这首《沁园春·雪》非常熟悉,这里的“宋祖”指的就是宋朝的开国皇帝赵匡胤。
但相比其他帝王,似乎在“陈桥兵变,黄袍加身”“杯酒释兵权”的故事外,在大众读者的印象中,赵匡胤的形象很模糊,特点不够鲜明。那我们抛开赵匡胤个人看来他所创立的宋朝——有人诟病它被动挨打、“积贫积弱”,“诞生之初,即为衰亡之始”;但也有今人称其为“*想生活在其中的王朝”。真实的宋朝又是怎样的呢?其实,宋朝的农业、手工业、商业、科学技术等各方面都是秒杀“富足繁盛”的大唐王朝的。而开启了宋朝的赵匡胤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所谓舞台小世界,世界大舞台,历史又何尝不是一出大戏!赵匡胤犹如一个*会讲故事的导演,给后人留下了一部精彩的戏剧,吸引着读者不断去探寻谜底:黄袍加身是主动谋划还是无奈为之?作为武夫出身的帝王,他重用文臣,是低调弄权之术还是真心厌恶战争为民求福?作为帝王,优待前朝君臣,他在作秀还是真的仁慈宽厚?“斧影烛声”的真相又是什么?大宋立国三百二十年,内忧外患、积贫积弱共始终,是否真的源于“杯酒释兵权”?……
本书《武夫仁心:太平天子赵匡胤》的作者受了纪录片的影响,试图刻画一个真实的赵匡胤,写一部看得见的历史读物,讲一个完整的故事,与读者一起重温那段历史。
 

目录

引子:皇帝难当
**章 初入仕途,站稳脚跟
一 牡丹花开动京城/2
二 跟郭威,学郭威/12
第二章 搭起班子,坚守忠诚
一 血战高平,一战而成名/26
二 编练新军,编练赵家军/36
三 从征淮南,武略与文韬/43
四 北伐幽蓟,*后的忠诚/60
第三章 陈桥惊变,黄袍加身
一 谁来管枪/74
二 箭在弦上/88
三 天命所归/96
第四章 重建秩序,巩固政权
一 安官惠民,共享大宋开国/118
二 逼反二李,立威赵氏天下/125
三 杯酒释兵,重立天下秩序/144
四 出征荆湖,初步整肃朝纲/156
第五章 外乱内争,重整山河
一 幕后的光义/174
二 台前的赵普/187
三 六十六天平蜀/198
四 竹篮打水一场空/208
第六章 大宋新政,帝国初稳
一 改革需要循序渐进/226
二 皇帝的反击/231
三 “双赵新政”进入稳定期/241
四 赵匡胤经济学/252
第七章 威震寰宇,如日中天
一 北汉还是南汉?/270
二 *后一次亲征/279
三 大宋皇威浩荡/294
第八章 卧榻之侧,烛影斧声
一 中书外,权相落马/318
二 卧榻侧,岂容他人/337
三 雪夜中,烛影斧声/361
尾声/379
后记/383
附录/387
赵匡胤与中外的帝王/388
古今地名对照表/392
展开全部

节选

李重进、张永德交枪
五月的河北,艳阳高照,热浪滚滚,柳树无力地耷拉着脑袋。
郭荣已经醒了,但觉浑身潮冷,酸软无力,就像被抽掉了筋骨。他终于想起梦中的老神仙为何如此眼熟。多年前,也是在梦中,老神仙亲手将金伞和《道经》交给郭荣,后来郭荣便荣登大宝;如今,金伞和《道经》已被收回,难道是大限将至?想到此,他不禁又剧烈咳嗽起来。
郭荣强支病体,宣入诸将。眼见大周天子面色枯黄,神情憔悴,赵匡胤等人心中俱是一酸,就连桀骜不驯的李重进也面生戚容。诸将当即恳请郭荣回銮,郭荣却不置可否,只管询问战报。诸将回报,偏师又取易州,先锋也攻下固安。耶律璟已飞书北汉,命其出兵袭扰大周侧翼。郭荣点点头,看了看站在*前面的李重进,仿佛想起了什么,随即命李重进、张永德、赵匡胤各回营寨,于瓦桥关中待命,只令韩通赶往益津关,加强城防,以备辽人来战。
四将领命而退,郭荣闭上眼睛,又躺了下来。这些曾和自己征伐天下的大将们,现在反而成了*重的负担。朕龙体欠安,还能驾驭得住他们吗?万一朕不行了,七岁的儿子拿他们怎么办?郭荣猛然睁开眼,一道寒光从他眼中闪过。
五月六日,李重进奉命出兵北汉,率部离开了瓦桥关。望着默默离去的李重进,城关上的张永德趾高气扬:李重进,这个时候你既然出去了,恐怕就再也回不来了。张永德不会想到,自己也快滚出朝廷了,而且比李重进滚得更远。
郭荣下诏,以瓦桥关为雄州,以益津关为霸州,命侍卫马军都指挥使韩令坤、义成军节度留后陈思让分别领兵戍守。他终于决定回京,王峻、刘旻、孟昶、李景、耶律璟,他战胜过那么多劲敌,却战胜不了自己的身体。
临行前,郭荣在侍从的搀扶下*后一次登上城关。看着身旁舞动的大周旗帜,遥望广袤的平原,郭荣不禁潸然泪下:此去,恐再不能临阵讨虏矣!
五月七日,大周雄师,黯然离开雄州瓦桥关。
大军行至澶州,突然不走了。
这是大周发迹的地方,也是郭荣发迹的地方。
六年前,郭荣意气风发,从这里进京,接过养父的玉玺,拉开显德新政的序幕;现在,郭荣病魔缠身,从这里进京,仿佛看到政治生涯的落幕。
抑郁的皇帝把自己关在内堂,谁也不见。也许,他还在惦念北伐幽蓟;也许,他已经开始考虑如何安排身后事了。
宰相范质急得团团转,他和几位大臣早就到了军营。天子不豫,久未还都,朝廷上下,人心惶惶。主上是否安好,后继者如何安排?这绝不是范质一个人的疑问,而是天下人的担忧。
行宫的大门依旧紧闭。如今能进去问安的,就只有郭荣的郎舅张永德。大臣们找到张永德,让他见了郭荣,如此这般地说一番。张永德亦觉得言之有理,拍着胸脯就进了行宫。张永德也想知道,郭荣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更想表现,这是关键时刻,尤其是令人讨厌的李重进已经被支走了。
张永德见了郭荣,按照大臣们嘱咐的,说道:“天下尚未平定,朝廷根本空虚,四方诸侯都在观望。澶州距离东京不远,陛下不赶紧回京以安定人心,却在此殚精竭虑,万一不可讳,国家该怎么办?”
好一个不可讳!不可讳,那是死的婉辞说法。这是拐弯抹角地问朕:主上您要是死了,朝廷人事怎么安排?朕还没断气呢!等等,这不像是张永德的风格啊……郭荣强压怒火,淡淡地问道:“谁让你这么说的?”
张永德倒也老实,不敢掠“美”,老实答道:“这是众人的意思。”
“我就知道,是有人教你这样说的。”郭荣沉默了许久,才有气无力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张永德愣了,他以为这番美意主上会接纳,不想主上却说了这么句不疼不痒的话。
看着愣在一旁的张永德,郭荣恨铁不成钢地数落道:“驸马,我的意思你难道还不知道吗!可我看你资质太差,根本担不起这份责任!”堂堂殿前司的统帅,如此头脑简单。群臣教你问你就问,你就那么愿意给人当枪使?张永德啊张永德,你如此没有城府,让朕怎么放心托孤于你!
张永德神情木讷地离开行宫,任大臣们围上来询问,也只管摇头,不答一语。赵匡胤也迎了上去,张永德拍了拍他的肩,长叹一声,默默离开了。张永德已经明白,自己也要步李重进的后尘,离开了。
好在张永德的劝告还是起了作用,郭荣当天就宣布回京。万岁殿里,击退汉军的捷报接踵而至,郭荣却无心理会,因为他的女儿在几天前去世了。
*后一根稻草终于压垮了郭荣,他累了,身心俱疲……
河东山谷间,信使终于从开封回到行营。北汉已经撤军,战事可以结束了。李重进送上捷报,等待郭荣召回的命令;没想到,等来的只是宣徽北院使昝居润判开封府事(以宣徽北院使,管理开封府的行政事务)的消息!
以重臣昝居润兼判国都,这意味着,郭荣的身体即将枯竭,朝廷的形势极为严峻,而军界**人、战功卓越的李重进却被公然排挤在外!李重进觉得憋屈,从郭威到郭荣,父子俩利用自己统兵作战,却从不给予自己应有的信任。他确实飞扬,但并不跋扈,更没有不臣之心。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委曲求全,一心征战,却仍然被猜忌、被怀疑?“啊!——”李重进拔剑砍石,碎岩飞溅。
对于武人,这是*好的时代,也是*坏的时代。

一盘很大的棋
大名府。魏王符彦卿正捻着白髯,面如南山。派驻在开封的小使已经传回消息,主上要立小符氏为皇后。对此,符彦卿并不意外。广顺三年(953),先帝杀死王殷,任命自己为大名尹。从那一刻起,符家就与大周皇室的命运绑在了一起。
郭家皇帝相继立符家两女为后,无非希望符彦卿兢业忠挚,外御辽汉,内监国贼。在生命的*后一刻,郭荣*相信的,仍然是亲人。
显德六年(959)六月九日,朝廷有诏曰:立符氏为皇后,立四皇子郭宗训为梁王。(郭荣之前的三个儿子,在后汉夷灭郭威家族时。七岁的郭宗训是当时他*年长的儿子。)这等于是册立郭宗训为皇位承人。
再一次坐稳国丈之位的符彦卿眼前一亮,问小使道:我的另一位女婿,可还安好?符彦卿关心的当然不是他的女婿赵匡义,而是赵匡义的二哥赵匡胤。
赵匡胤可能不大好,他正与朝廷一班重臣跪在端明殿外,等候皇帝郭荣的诏命。皇位继承人已经确定,朝廷班子必然也有变化。有人上位,就有人出局。未来总是未知的,所以人对未来本能地充满恐惧。郭荣如是,赵匡胤亦如是。
万岁殿里,病榻上的天子已经无力到端明殿去宣制,甚至无力亲自接见重臣,他只派一名文臣到殿外宣读旨意,命首相范质与亚相王溥参知枢密院事,以宰相身份兼管枢密院工作,枢密使魏仁浦则兼任宰相;另以吴廷祚为专职枢密使。
建立起以范质、王溥、魏仁浦为核心的决策集体,郭荣用心良苦。
枢密使,既“枢”且“密”,仅仅望文生义就足以令人不敢轻视。这一职位,曾有着其他官职无可匹敌的辉煌。
枢密使*早出现于唐朝后期,当时尚由宦官充任,负责出纳皇帝之命,其所执掌的枢密院逐渐成为新的决策机构。到了五代,绝大多数枢密使(后梁称崇政使)均由皇帝亲信的士人担任,枢密院(后梁称崇政院)则从内廷逐渐走向外朝,成为*高决策机关。出于加强集权、维护皇权的需要,枢密使被授予巨大的权力,居宫则传达诏对,临朝则治政选吏;监官则谏劝参劾,察民则刑询谳狱;入朝则计赋算缗,出征则杀伐决断。凡有权力存在的地方,枢密使几乎无孔不入,甚至连皇帝也不敢望其项背。后汉时让皇帝闭嘴的杨邠、发动兵变的郭威,后周时阻止准皇储郭荣进京的王峻,全部为枢密使。而名义上的政府首脑宰相,权力不断被枢密使侵夺。
鉴于枢密使权力太重,自郭威开始,起用文人与武人共任此职,以削弱其力量。郭荣即位后,更是特意以文人王朴、魏仁浦充任其职,负责国家的行政与军事事务。仅从军事体制的角度看,以文人来掌管调兵权,制约武将统领下的军队,郭荣堪称是后世军事体制的先导之一。
理解了这一点,郭荣的意图也就水落石出了。
将处理朝政与调兵遣将之权,统一收归朝廷,由三个宰相会同未来的小皇帝做决策。不过宰相都是文人,不与军队直接联系,既能够制约武人领导下的军队,防止其叛变;又能够保证宰相无法依靠军队篡夺周室江山。
但是,缺乏军队支撑的宰、枢势单力薄,有权无军是其*大的破绽。为此,郭荣让范质、王溥、魏仁浦三人互相兼掌宰相、枢密的职权,组成领导核心,防止不必要的内讧,加强朝廷向心力;同时,由于是三人领导,又可防止一人专权。
范质,字文素,今年四十九岁,货真价实的才子,这在乱哄哄的五代政坛上绝对是凤毛麟角。范质贡举时,考官翰林学士、典贡部和凝特别欣赏他的文章,本来应该给他个状元,可是和凝却因自己当年以第十三名登第,也给了范质一个十三名。从此,世人皆称范质这是得和凝“传衣钵”,他也因此名声大噪。
范质从后唐开始入仕,历经唐、晋、汉、周四朝,生逢乱世,赶上了好几次大屠杀,每次都狼狈躲过。*让他刻骨铭心的一次莫过于十年前的郭威兵变。
当时郭威攻入东京城,烧杀劫掠,后汉皇帝刘承祐身死,朝臣一哄而散,范质只好东躲西藏。因范质诏书拟写得当、办事能掌分寸,郭威非常欣赏范质的才华,早就有心让他做自己未来的宰相,于是派人东寻西觅,*后竟然在一个犄角旮旯里,找到了冻得瑟瑟发抖的范质。郭威急忙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来给范质披上。“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就这样,范质被包进了大周的袍子里,并且成了宰相,受到两代皇帝的尊崇。
范质*善道德文章,慎名重节,廉正奉公,在乱世里,拥有难能可贵的传统读书人品格。当然,范质也有读书人的通病,性格急躁,喜欢当面批评人。他曾说:“鼻子里能吸三斗醋,才能当得了宰相。”可见,容人之过、经得住呛对范质而言是多么痛苦的事。这样一个人,既难生异心,又不会结党营私,而且资历又老,以他为核心来组织朝廷,郭荣甚为放心。
但是,只有道德不足以解决问题,尤其是在改朝换代如同家常便饭的五代时期。朝廷的领导班子里,必须有几个智谋之士,以随时应对棘手问题。
王溥与魏仁浦,正当其任。
王溥,字齐物,三十八岁,进士甲科出身。早年追随郭威西征,成为主要谋士。王溥有毒眼,往往在千钧一发之际,能够一针见血。三十余岁即拜亚相,可见朝廷对其之倚重。
当年郭威西征,得到朝臣私通叛党的书信,王溥劝郭威将书信烧掉,以收人心。
刘旻寇边,满朝文武也只有王溥一个人,公开支持郭荣亲征。
有传言后汉宰相李崧用蜡丸封好密信,私通契丹,图谋不轨。郭荣曾问王溥,此事真假。王溥从容应对道:“李崧乃朝廷重臣,要真有吃里爬外的心思,怎么能让外人知道?这事不足为信,多半是苏逢吉诬陷他。”郭荣这才恍然大悟。
显德二年,郭荣准备西取后蜀四州,王溥推荐向训为帅,战事终获成功。大军凯旋后,郭荣设宴赐酒,并对王溥说:“为我选择将帅,扬威边境,全是卿的功劳!”
与范质的急躁比起来,王溥沉着冷静,善于分析形势。显然,在日后主少国疑的朝廷里,*需要的就是王溥这样的善断宰相。
不过王溥也有个致命弱点——好财吝啬。王溥的父亲是个土财主,做买卖连抢带骗,攒下万贯家财。这样财迷的人,似乎也不可能到处花钱结交朝臣,郭荣又可以放心了。
再说魏仁浦,字道济,与范质同岁。魏仁浦不是科举及第,他小时候家里很穷,甚至连穿的衣服都要母亲借钱买。十三岁时,魏仁浦泣别母亲,到洛阳谋生,过黄河时曾将衣服沉入河中,发誓“不显达,不再渡黄河”!
魏仁浦有急智。刘承祐大诛辅臣时,魏仁浦为郭威出计,将杀他的密诏改为杀全体将士,然后倒盖留守印,从而成就了一代帝业;高平之战,樊爱能、何徽溃逃,也是魏仁浦献策让郭荣亲自出阵死战,才使周军反败为胜。
魏仁浦还有过目不忘的本事。郭威曾让魏仁浦查查各州的屯兵数目和将校姓名,结果魏仁浦当场手书于纸,一字不差。
相比于范质的急躁,王溥的吝啬,魏仁浦就宽心大度多了,而且善于和稀泥——这又是一种让郭荣放心的性格。所以,当有人说魏仁浦不是科第出身,不能拜相时,郭荣根本不予采纳。
以一德,携两智,不党不争,内制两司,外压藩镇,这样的安排近乎圆满。美中不足,这支队伍里,没有高瞻远瞩的战略人物,要是王朴还活着……但郭荣不会想到,后来,急躁蜕变成武断,吝啬蜕变成精明,宽心蜕变成沉默……
后来,大周,蜕变成大宋。
这一切蜕变,仅仅因为一个人。
……

作者简介

刘路,笔名江山入砚,从中国人民大学毕业的历史“票友”,在出版社糊口的小编一枚。做过《大唐双龙传之长生诀》的编剧,也在新华社的子报上发表过专题文章《日本与韩国共同尊崇中国齐文化》。爱历史,爱唱歌,更爱天下美食。新书《史家胡同循迹》正在紧锣密鼓准备出版中。
?是开国皇帝,结束了割据却未完成统一大业,竟能与秦皇汉武一较高下;他是一棍平天下的马上皇帝,却重用文臣,开创崇文抑武的治世传统;他是政治赌徒,精心谋划“被迫”黄袍加身,却以仁义治国,开创中国历史上经济*为发达的时代;他是帝王,也是“大哥”,权力角逐中,良知责任和济世情怀两不误。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