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国老阅读  叙事类散文 往事如风
读者评分
4分

民国老阅读 叙事类散文 往事如风

1星价 ¥9.6 (3.2折)
2星价¥9.3 定价¥30.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1条)
ztw***(三星用户)

有待改进,看看还行

很短的文章,行间距很大,段间距过大,封面一般

2020-08-06 21:43:00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53411637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16开
  • 页数:190
  • 出版时间:2014-02-01
  • 条形码:9787553411637 ; 978-7-5534-1163-7

本书特色

  当年编辑老课本的,很多是学贯中西的文化大师。叶圣陶、丰子恺、张元济……他们以极大的诚意与才力,编撰关于教育的梦想。它既保留了东方传统文化的精髓,也吸收了新时代的优美。   这些充满童心,自然流淌的文字里,没有面目可憎的说教,没有指定与强迫,更役有宏大叙事的虚构与空洞,有的是母语环境中的沉静与大气,透着自然与纯净,也透着平等和温润。   当年发表老阅读的,大抵都是文士才子,思想精英。从他们的文章中,我们重温他们在情感、教育、生活琐事上的思考感悟。通过这些文字,我们可以感受到那股子在中国传统文化熏陶之中孕育出的,中国式知识分子的风骨与气度,冷眼与热肠.同时也是感受一个时代的文化魅力。

内容简介

  《民国老阅读·叙事类散文:往事如风》带你领略中国文化的传统底蕴,感受亲自母语环境,*纯净、质朴的温暖,找寻根植于民族血脉中,属于我们曾有过的风范、理想与激情。

目录

追昔抚今去来今·王统照黄昏之忆·甘永柏“失掉了悲哀”的悲哀·梁遇春求医·徐志摩家庭教师·萧红怀魏握青君·朱自清我的童年·柯灵回声·李广田往事·魏中天屐痕处处后门大街·朱光潜野渡·柯灵故都寒宵·彭子冈露宿·朱光潜海上·冰心去看日本的红叶·方令孺松堂游记·朱自清巷·柯灵慈慧殿三号·朱光潜闲情雅致湖畔夜饮·丰子恺假山·叶圣陶下棋·梁实秋四位先生·老舍奇特的食物·王了一城隍庙的书市(节选)·阿英烟·昊组缃闲情·冰心谈酒·周作人深秋读画·石碚赤子之心赞美(节选)·方敬元宵·骆北海外寄霓君(第七十六封)·朱湘母亲(节选)·石评梅两封回信·叶绍钩彼此·林微因黑色鸟·甘永柏“幸福”的寻求·王统照住所的话·郁达夫悲哀的玩具·夸广田逝者如斯鲁彦走了·章衣萍怀鲁迅·郁达夫给亡妇·朱自清小玲·石评梅悼夏孟刚·朱光潜雷峰塔下·庐隐风雨中忆萧红·丁玲光慈的晚年·郁达夫忆明若·穆时英纪念刘半农先生·李长之
展开全部

节选

  不怕老祖父的竹戒尺,也还是*喜欢跟着母亲到外祖家去,这原因是为了去听琴。  外祖父是一个花白胡须的老头子,在他的书房里也有一张横琴,然而我并不喜欢这个。外祖父常像瞌睡似地俯在他那横琴上,慢慢地拨弄那些琴弦,发出如苍蝇的营营声,苍蝇,多么腻人的东西。毫无精神,叫我听了只是心烦,那简直就如同老祖父硬逼我念古书一般。我与其听这营营声,还不如到外边的篱笆上听一片枯叶的歌子更好些。那是在无意中被我发现的。一日,我从篱下过,一种奇怪的声音招呼我,那仿佛是一只蚂蚱的振翅声,又好像一只小鸟的剥啄。然而这是冬天,没有蚂蚱,也不见啄木鸟,虽然在想象中我已经看见驾着绿鞍的小虫,和穿着红裙的没尾巴小鸟。那声音又似在故意逗我,一会唱唱,一会又歇歇。我费了不少时间终于寻到那个发声的机关:是篱笆上一片枯叶,在风中战动,与枯枝磨擦而发出好听的声响,我喜欢极了,我很想告诉外祖:“放下你的,来听我的吧。”但因为要偷偷藏住这点快乐,终于也不曾告诉别人。  然而我所*喜欢的还不在此。我还是喜欢听琴——听那张长大无比的琴。  那时侯我当然还没有一点地理知识。但又不知是从什么人听说过:黄河是从西天边一座深山中流来,黄荡荡如来自天上,一直泻入东边的大海,而中间呢,中间就恰好从外祖家的屋后流过。这是天地间一大奇迹,这奇迹,常常使我用心思索。黄河有多长,河堤也有多长,而外祖家的房舍就紧靠着堤身。这一带居民均占有这种便宜,不但在官地上建造房屋,而且以河堤作为后墙,故从前面看去,俨然如一排土楼,从后面看去,则只能看见一排茅檐。堤前堤后,均有极整齐的官柳,冬夏四季,都非常好看。而这道河堤,这道从西天边伸到东天边的河堤,便是我*喜欢的一张长琴:堤身即琴身。堤上的电杆木就是琴柱,电杆木上的电线就是琴弦了。  *乐意到外祖家去,而且乐意到外祖家夜宿,就是为了听这长琴的演奏。  只要是有风的日子,就可以听到这长琴的嗡嗡声。那声音颇难比拟,人们说那像老头子哼哼,我心里却甚难佩服。尤其当深夜时候,尤其是在冬天的夜里,睡在外祖母的床上,听着墙外的琴声简直不能入睡。冬夜的黑暗是容易使人想到许多神怪事物的,而在一个小孩子的心里却更容易遐想,这嗡嗡的琴声就作了我遐想的序曲。我从那黄河发源地的深山,缘着琴弦,想到那黄河所倾注的大海。我猜想那山是青色的,山里有奇花异草,有珍禽怪兽;我猜想那海水是绿色的,海上满是小小白帆,水中满是翠藻银鳞。而我自己呢,仿佛觉得自己很轻,很轻,我就缘着那条琴弦飞行。我看见那条琴弦在月光中发着银光,我可以看到它的两端,却又觉得那琴弦长到无限。我渐渐有些晕眩,在晕眩中我用一个小小的铁锤敲打那琴弦,于是那琴弦就发出嗡嗡的声响。这嗡嗡的琴声就直接传到我的耳里,我仿佛飞行了很远很远,*后才发觉自己仍是躺在温暖的被里。我的想象又很自然地转到外祖父身上,我又想起外祖父的横琴,想起那横琴的腻人的营营声。这声音和河堤的长琴混合起来,我乃觉得非常麻烦,仿佛眼前有无数条乱丝搅动在一起。我的思想愈思愈乱,我看见外祖父也变了原来的样子,他变成一个雪白须眉的老人,连衣服也是白的,为月光所洗,浑身上下颤动着银色的波纹。我知道这已不复是外祖,乃是一个神仙,一个妖怪,他每天夜里在河堤上敲打琴弦。我极力想把那老人的影像同外祖父分开,然而不可能,他们老是纠缠在一起。我感到恐怖。我的恐怖却又诱惑我到月夜中去,假如趁这时候一个人跑到月夜的河堤上该是怎样呢。恐怖是美丽的,然而到底还是恐怖。*后连我自己也分裂为二。我的灵魂在月光下的河堤上伫立,感到寒战,而我的身子却越发地向被下畏缩,直到蒙头裹脑睡去为止。  在这样的夜里,我会做出许多怪梦,可惜这些梦也都同过去的许多事实一样,都被我忘在模糊中了。  ……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