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解放了的普罗密修斯
读者评分
5分

解放了的普罗密修斯

雪莱的长诗名篇。民国诗人、翻译家邵洵美所译,自问世至今,是经历了时间和几代读者检验的译本。

1星价 ¥23.1 (5.5折)
2星价¥23.1 定价¥42.0
商品评论(1条)
lin***(三星用户)

书好又便宜

喜欢读一读外国文学小说,这本书赶上活动买的价格很优惠

2022-08-19 11:26:57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16831397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176
  • 出版时间:2021-11-01
  • 条形码:9787516831397 ; 978-7-5168-3139-7

本书特色

1.雪莱的长诗是其诗歌创作的高峰,而这其中为著名的乃是《解放了的普罗密修斯》,诗人邵洵美的精彩翻译为这首杰作锦上添花。
2.本书所选译本为民国诗人、翻译家邵洵美所译,自问世至今,是经历了时间和几代读者检验的译本。
3.保留了长诗中涉及名词的既有译法,可以更好地结合译者具有时代特色的行文方式和语言习惯,更易于理解长诗内容。
4.文学评论界普遍认为该译本极具再版价值,在2000年以来的多种“读者期待再版书单”中,本书均榜上有名。
5.本书由著名摄影师和知名设计团队操刀设计。文字重新编订,设计精美,开本适中,纸张精良。

内容简介

本书内容取材于希腊神话和古希腊诗人埃斯库罗斯的悲剧作品。讲述了普罗密修斯协助朱比特争得天帝的宝座,可是朱比特即位以后竟要毁灭人类,普罗密修斯维护着人类同朱比特对抗,为人类盗取智慧之火,并传授给他们一切的手艺与技术。朱比特用恶毒的手段来报复,把普罗密修斯绑在高加索山上,白天有秃鹰啄食他的脏腑,到了夜晚那些脏腑又生长出来,痛苦无穷无尽……
作为一个热情奔放的自由歌颂者,在《解放了的普罗密修斯》中,雪莱以极高的创造性显示了他的革新精神和对正义的歌颂。

目录

目录

译者序

原序

剧中人物


第二幕

第三幕

第四幕

《解放了的普罗密修斯》说明


展开全部

节选


印度高加索冰山的深谷。普罗密修斯被绑在悬崖上。潘堤亚和伊翁涅坐在山脚下。时间是夜晚。随着剧情的进展,天光逐渐发亮。 普
一切仙神妖魔的君王呀,所有那些
麇集在各个光亮和转动的世界上的
精灵,除了一个以外,全部由你主宰!
可是亿兆生灵中就只你我两个人
睁着夜不交睫的眼睛对它们瞭望。
且看这大地,上面繁殖着你的奴隶,
你竟然拿恐怖、怨艾和绝望
去酬报他们的顶礼、祈祷和赞美、
艰苦的劳动以及大规模伤心的牺牲。
至于我,你的仇人,恨得你两眼发黑,
你却让我在我的痛苦和你的迫害中,
取得了权威和胜利,丧尽了你的威风。
啊,三千年不眠不睡的时辰,
每一刻全由刺心的创痛来划分,
每一刻又都长得像一年,刻刻是
酷刑和孤独,刻刻是怨恨和绝望——
这些全是我的王国。它比你打从
你无人羨妒的宝座上所俯瞰的一切
要光荣得多,啊,你这威猛的天帝!
你可不是,因为我不肯低头
来分担你那种凶暴统治的罪孽,
宁愿吊了起来钉在这飞鸟难越的
万丈悬崖上,四处是黑暗、寒冷和死静;
没有花草、昆虫、野兽,或生命的音容。
啊,我呀,永远是痛苦,永远是痛苦!
无变、无休,也无望!我却依然存在。
我问大地,千山万岳有否感知?
我问上天,那无所不睹的太阳
有否看见?再有那茫茫的大海,
有的时候汹涌、有的时候平静——
这是上天千变万化的影子,
散落在下界——我不知道它那些
澎湃的浪涛可曾听得我的哀号?
啊,我呀,永远是痛苦,永远是痛苦! 寒冷的月亮把遍地的冰雪冻结成
水晶的枪尖,刺进了我的心窝;
锁链冷得发烫,啮进了我的骨骼。
生翅的天狗,它的嘴喙在你的唇上
沾到了荼毒,把我的心撕得粉碎;
许多奇形怪状的东西在周围飘荡,
这一群梦乡里的狰狞的幻象,
也来嘲笑我;还有撼山震地的恶鬼,
乘着后面的岩壁分了合,合了又分,
奉命来扭旋我创伤上的那些铆钉:
还有那喧嚣纷腾的无底深渊里,
风暴的妖精催促着咆哮的狂飙,
又把尖锐的冰雹乱丢在我身上。
可是我欢迎白天和黑夜的降临!
一个驱逐掉早晨灰白的霜雪,
另一个带了星星,又昏沉又缓慢地
爬上青铅色的东方;他们会带来
一个个没有羽翼、匍匐前进的时辰,
里面有一个——像幽黑的神巫驱赶祭牲,
他会拖曳了你,残暴的皇帝,来亲吻
这些苍白的足趾上的血渍,这些足趾
也许会把你踩死,要是它们不厌恶
这种慑服的奴隶。厌恶!不!我可怜你。
何等样的毁灭将要在广漠的穹苍里
搜捕你,你却丝毫没有抵抗的力量!
你的灵魂将为了恐怖豁然裂开,
张着口好像里面有一个地狱!
这些话我说来难受,因为我不再愤恨,
痛苦已经给了我智慧。可是我要记住
当年对你的诅咒。啊,山岳呀,
你们多音的回声,在瀑布的水雾里,
曾响应过那一篇说话,像咆哮的雷鸣!
啊,溪流呀,你们被皱起的寒霜冻僵,
听得了我的声音浑身颤动,又战栗地
爬过辽阔的印度!啊,静穆的空气呀,
燃烧着的太阳走过你,也敛起光芒!
啊,旋风狂飙呀,你们收起了羽翼,
悬在死寂的深渊里,没有声息和动静,
像那比你更响亮的雷阵一般,把岩石
当作窝巢!假使我的言语当时有力量,
虽然我改变了,心里恶毒的念头
都已死亡;虽然一切仇恨的记忆
都已消灭,可别叫这些话把力量失去!
我当时诅咒了些什么?你们全听见。
声音一(从山岳中来)
一共三个三十万年里
我们伏在地震的床席上:
像人类受到恐怖而抖颤,
我们在一起胆战心荡。
声音二 (从源泉中来)
霹雳灼焦了我们的水流,
我们都沾上鸩毒的血浆,
我们经过了荒野和城市,
被喊杀声吓得不敢声张。
声音三(从空气中来)
自从大地苏醒,我便把
瘠土饰上了奇异的色彩,
我宁静的休息又时常被
碎心的呻吟摧残破坏。
声音四(从旋风中来)
无休无止的岁月里,我们在
这些山岳之间飞舞翱翔;
无论是雷阵,或火山爆裂,
无论是天上或地下的力量,
从不曾使我们惊惶慌张。
声音一
我们雪白的峰顶从不俯首,
听到你烦恼的声音却会低头。
声音二
我们从没有带了这种声音
去到印度洋波澜的中心。
有位舵工在咆哮的海洋里
睡觉,仓皇地在甲板上惊起,
听见了便嚷一声:“大难来咧!”
立刻像汹涛一样疯狂地死去。
声音三
宇宙间从没有如此可怕的
言辞,打碎我静寂的王国,
创伤方才收口,那黑暗
却又鲜血一般将白日淹没。
声音四
我们向后退缩:毁灭的幻梦
把我们追赶到冰冻的岩洞,
我们只得沉默——沉默——沉默,
虽然沉默是无穷的苦痛。

巉岩峭壁上那些没有舌头的洞窟
当时都呼号着:“惨呀! ”茫茫的青天
也回答说:“惨呀! ”多少黯淡的国家
都听见紫色的海浪冲上了陆地,
对着一阵阵刮面的狂风怒吼着:“惨呀!”

我听见许多声音:并不是我所发出的
声音。母亲呀,你的儿子们和你自己
竟怨恨着我;要不是我意志坚决,
你们在神通广大的岳夫[1] 的淫威下,
都得像晨风前的薄雾一般消散。
你不认识我吗?我便是“提坦”。我把
我的痛楚,在你们那百战百胜的
仇敌前面,竖起了一座阻挡的栅栏。
啊,岩石胸膛的草坪,冰雪喂哺的溪流,
它们都横躺在凝冻的水汽底下,
我曾经和阿西亚[3] 在它们阴凉的
树林中闲荡,从她可爱的眼睛里
吸取生命。那个知照你的精灵,为什么
现在不愿和我说话?我正像去拦阻
恶鬼拖拉的车辆一般,独力拦阻住
那个至尊无上的统治者的欺诈和压迫:
他把痛创的奴隶的呻吟声装满了
你们昏暗的峡谷和潮湿的蛮荒。
弟兄们!为什么依旧不回答?

他们不敢。

有谁敢吗?我再想听一听那个诅咒。
啊,耳边起了一片可怕的嘁喳的声音!
简直不像声音:尽在耳朵里哜嘈,
像闪电一样,在打雷前忽隐忽现。
说呀,精灵!听你零落破碎的话声,
我知道你一步步在走近,又在爱。
我怎么样诅咒他的?

你不懂得
死鬼的语言,你如何听得清楚?

你是一个有生命的精灵;请你说。

我不敢说生灵的话,只怕凶暴的天帝
会听到,他会把我绑上虐酷的刑轮,
比我现在身受的磨难更要痛楚。
你是如此的聪明和善良,虽然神道
听不出,可是你比神道更有力量,
因为你有智慧和仁慈:仔细听吧。

惶恐的念头像黑暗的阴影,朦胧地
掠过我的脑际,又是快又是深浓。
我感到眩晕,像是牵缠在恋爱之中;
可是这并不愉快。

不,你听不出来:
你是永生的,你完全不懂这一种
只有会死的才能懂得的言语。

你是谁,
啊,你这一个悲切的声音?

我是“大地”,
你的母亲;当你像一朵灿烂的云彩,
一个欢欣的精灵,从她胸怀里上升,
她的石筋石脉,直到那棵在寒空中
抖动着稀零的叶子的参天大树,
连后一丝纤维里也有快乐在奔腾!
听到了你的声音,她伤心的儿子们
都抬起他们磕伏在尘垢中的眉毛;
我们那位的暴君也心惊肉跳,
脸变白,他便用霹雳[1] 把你锁在此地。
当时只见那大千世界在我们周围
燃烧和转动,他们的居民看到了
我滚圆的光亮在辽阔的天空消失;
怪异的风暴把海水掀起;那地震
所裂破的雪山都喷出了火焰,
满头不祥的赤发不顾一切地撒野;
闪电和洪水在原野上四处骚扰;
一个个城市中长满了青绿的荆棘;
枵腹的虾蟆在奢乐的房中挣扎爬行,
瘟疫和饥荒一同降临在人类、野兽
和虫豸身上;花草树木都得了恶症;
麦田、葡萄园和牧场的青草中间
蔓生着芟除不尽的毒莠,吸干了水
使它们无法滋长,因为我苍白的
胸脯为了忧伤而干涸;那稀薄的空气——
我的呼吸——沾染着做母亲的怨愤,
对着她孩子的破坏者喷射。不错,
我听到过你的诅咒,如果你记不得,
好在我的无量数的海洋和溪流、
山岳、洞窟、清风和浩荡的天空,
以及那些口齿不清的死亡的幽灵,
他们都珍藏着那一篇咒文。我们
私下在欢欣和希望这谶语会实现,
但是不敢说出口来。

可敬的母亲!
一切生存在世上受苦的都从你那里
多少得到些安慰;即使是短暂的
鲜花、水果、快乐的声音和爱。
这些我也许难以获得,可是,我求你,
不要拒绝我听一听我自己所说的话。

一切都会对你说。但等巴比伦变灰尘,
魔师左罗亚斯德[1],我的死去的孩子,
走在花园里碰到他自己的幻象;
看见了人类的下层,幽灵的显形。
你得知道这里有生和死两个世界:
一个就在你眼前,可是另一个
却在坟墓下面,那里居住着
各式各样的影子,他们思想和生活,
直到死亡把他们聚在一起,永不分离;
那里还有人类一切的邪思和好梦,
一切信仰的创造和爱情的期望,
一切恐怖、奇怪、崇高和美丽的形状。
那里,悬挂在旋风居住的山岭中间的
是你那痛苦挣扎的魂灵;一切的神道
都在那里,一切无名世界上的权威,
庞大显赫的鬼怪;英雄、凡人和野兽;
还有冥王,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
还有他,那位至高无上的暴君,坐在
他金碧辉煌的宝座上。儿呀,
他们有一个会说出大家记得的诅咒。
随你去召唤哪一个的鬼魂:
你自己的也好;朱比特的也好;
哈得斯和堤丰的也好;或是自从你
遭难以后,打万恶丛中产生出来
一直在蹂躏我惶恐的儿子们的
那些更有力量的神道也好。
你问,他们一定会回答:对于那个
至尊的报复便会传遍渺茫的空间,
正像雨天的风声穿过荒废的门户,
走进倾圮的宫殿。

母亲呀,别再让
我口里说出什么恶毒的词句,
或是什么像我说过的那种言语。
啊,朱比特的幽灵,快上来!快现身!
伊翁涅
我的羽翼掩住了耳朵;
我的羽翼遮住了眼睛:
可是穿过温柔的翎毛,
穿过整片银色的阴影,
看到一个身形,听得一阵声响;
希望它不是来损害你,
你已经有了这许多痛创!
我们早晚看守在你身边,
免得我们亲姊姊要关念。
潘堤亚
这声音像九泉之下的旋风,
像地震、像火烧、又像山崩;
那形状像声音一样令人惶恐,
深紫的衣服,上面缀着星辰。
他那只青筋暴露的手中
撑着黄金的皇节,傲视阔步,
走过那一堆堆迂缓的云丛。
他面貌残酷,可是镇静、威武,
他宁愿辜负人,不愿人辜负。
朱比特的幻象
为什么这怪异世界的神秘力量,
用了狂风暴雨,把我这个虚无缥缈的
魂灵驱赶到此?是什么生疏的声音
在我嘴唇上跳动——完全不像
我们苍白的民族在黑暗里面,
那种叫人听了汗毛直竖的口吻?
再说,骄傲的受难人,你是谁?

你这硕大的幻象,一定是他的替身。
我便甚“提坦”,他的仇人。你且把
我希望听到的话一句句讲出来,
即使没有思想来指导你空虚的声音。

听吧,可是你们决不能发出回声;
一切灰色的山岳和古老的树林,
厉鬼作祟的溪泉,仙人居住的洞窟,
环绕岛屿的河流,快静心倾听,
倾听你们还不敢出口的言辞。
幻象
一个精灵捉住我,在我肚子里说话:
它撕裂我好像雷火撕裂着乌云。

瞧呀,他怎样抬起他巨大的脸盘,
天也变色。

他讲话了!啊,快遮住我!

我看了他这种傲慢的冷漠的举止、
坚定的轻蔑和镇静的怨恨的表情,
还有用冷笑来自嘲的绝望的态度,
我的那个诅咒就像是白纸上的黑字,
浮现在我眼前。好吧,你讲!快讲!
幻象
恶魔,我不怕你!我又镇静,又坚定,
尽你用阴险毒辣的手段来折磨我;
你是整个仙界和人类的暴君,
就只有一个,你可没有法子收服。
尽你在我头上降下一切灾殃、
骇人的疫疠、丧魂失魄的恐慌;
尽你用寒霜和烈火交替着
侵蚀我,或是在伤人害物的
暴风雨里面,带来了狂怒的雷电、
刺骨的冰雹,还有大队的魔鬼和妖仙。
好吧,尽你狠心做。你原是无所不能。
我给了你权柄,让你去控制一切,
就只管不住我的意志和你自身。
尽你在灵霄殿上传令把人类毁灭。
尽你叫凶恶的精灵,在黑暗里,
作践所有我心爱的东西:
尽你用极刑来发泄仇恨,
来虐待我,同时也虐待他们;
啊,只要你在天宫里做一天皇帝,
我便一天不想安睡,一天不把头低。
啊,你是天帝又是万物的主宰,可是
你把你的灵魂充塞了这患难的世界,
天上地下形形色色的东西,见了你,
都惶恐膜拜:你这威震遐迩的冤家!
我诅咒你!但愿苦难人的诅咒
像悔恨般抓紧你这虐待他的仇雠;
直至你无尽的生命变成了
一件捆在身上脱卸不掉的毒袍;
你的威力变成了痛苦的皇冠,
像闪烁的金箍把你涣散的头脑紧缠。
凭我诅咒的力量,让你的灵魂里
积满了孽障和罪愆,一旦发现天良,
你便遭殃;你在孤寂中自怨自艾的
痛楚,将会像地一般久,天一般长。
且看你,现在坐得十分安详,
真是一座惊心动魄的偶像,
但等那命定的时辰来临,
你准会显露出你的原形。
作恶多端无非是白费一番心血,
千载万世要受到大家的嘲笑和指斥。

这些是我说的话吗,亲娘?

是你说的。

我真懊悔;言辞是这样的刺人和无聊;
忧伤会使人一时盲目,我正是如此。
我并不想叫任何生灵痛受煎熬。
大地
悲切呀,啊,我多么悲切!
岳夫居然要把你来消灭。
海和陆呀,快快来哀哭怒号,
伤心的大地自会同声悲悼。
吼叫呀,一切死亡和生存的精灵,
你们的安慰和保障已被摧毁,消灭干净。

作者简介

珀西·比希·雪莱(Percy Bysshe Shelley),英国浪漫主义诗人。1810年进入牛津大学学习,1822年在海上遇风暴溺死,死时不满三十岁。著有《麦布女王》《雪莱抒情诗选》《解放了普罗密修斯》《希腊》等。
邵洵美(1906-1968),出生于上海,祖籍浙江余姚。民国诗人、翻译家,“新月派”代表人物之一。著有《洵美文存》,并译有《麦布女王》《解放了的普罗密修斯》等。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