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文学名著典藏·全译本:钦差大臣(精装)
读者评分
4.8分

世界文学名著典藏·全译本:钦差大臣(精装)

俄国讽刺作家果戈里的代表作,用喜剧这面镜子,照出了当时社会达官显贵们的丑恶原形。

1星价 ¥14.7 (4.9折)
2星价¥14.7 定价¥30.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有塑封/无塑封),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详细品相说明>>

商品评论(10条)
tia***(三星用户)

经典名著,值得阅读收藏

2024-04-05 12:20:12
0 0
ztw***(三星用户)

每本都是经典

2024-03-31 06:41:49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36069848
  • 装帧:简裝本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开本:32开
  • 页数:238
  • 出版时间:2019-07-01
  • 条形码:9787536069848 ; 978-7-5360-6984-8

本书特色

本书是俄国讽刺作家果戈里的代表作,作品于1836年发表。故事描写纨绔子弟赫列斯达可夫与人打赌输得精光,正一筹莫展,从彼得堡途经外省某市,被误认为“钦差大臣”,在当地官僚中引起恐慌,闹出许多笑话。作品改变了当时俄国剧坛上充斥着从法国移植而来的思想浅薄、手法庸俗的闹剧的局面。果戈理用喜剧这面镜子照出了当时社会达官显贵们的丑恶原形,从而揭露了农奴制俄国社会的黑暗、腐朽和荒唐反动。

内容简介

谁是“真正的钦差大臣”?钦差大臣应该是什么样的形象?索贿受贿、铺张浪费、挥霍无度、大讲排场……这就是外省官员心目中的钦差大员,这个拟想的形象是他们根据以往无数次的经验形成的,正是由于有着这样的期待,他们才会错把一个骗子当做要员一样供奉。表面上,剧作通过一场误会、一场骗局塑造了假的“钦差大臣”,但实际上,出场的假钦差大臣正是未出场的真钦差大臣的化身,真假钦差除了官衔上的差别之外,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戏剧结尾,真的钦差大臣即将到来,观众相信市长及其官员们必然以同样的姿态迎接他的到来。

目录

钦差大臣
婚事
赌徒
官员的早晨
打官司
仆室
展开全部

节选

性格与服装 (演员诸君注意) 市长,一个当官已到了老年,自以为很不愚蠢的人。虽好收贿赂,然而举止很正经;态度充分地严肃,甚至有点喜欢评理;说话不高不低,不多不少。他的每句话都会有意义。他的脸庞粗糙而坚韧,像每个从低小的职位上开始从事艰苦的职务的人一样。从恐怖转到快乐,从低卑转到傲曼是极快的,像具有粗暴地发展着的心灵倾向的人一般。他照例穿带勋章纽扣的制服和有踢马刺的长靴。头发剃短,已有斑白色。 安娜·安德列夫纳,他的妻子,从外省来的好卖弄风情的女人,岁数不很老,所得的教育一半靠小说和画册,一半则靠储藏室中和闺房内的一些杂乱事情。她有好奇心,遇有机会便暴露虚荣心。有时对丈夫实施权力,只是因为丈夫找不到回答她的话;但是这权力只限于琐碎的事情,不过是些责备和嘲笑的话。她在本剧的持续期间四次更换衣服。 赫莱司达阔夫,23岁的青年人,身躯细瘦;有点愚蠢,所谓脑筋里没有主宰——是衙门内称为*空虚的一类人里的一个。他的说话和行动没有经过一点考虑。他没有将持久的注意力停留到任何一个念头上面的能力。他说话是零落的,话语会完全出人意料地从他的嘴里飞出来。扮演这角色的人显出诚恳和平凡越多,便越见出色。他的衣着是时髦的。 渥西布,仆人,和平常年纪稍显老的仆人一样。他说话严肃,看人目光向下,好发议论,爱对自己讲为他的主人所说的教训的话。他的嗓音永远不慌不忙,和主人淡话的时候做出严肃的、急遽的,甚至有点粗暴的表情,他比主人聪明些,所以事情猜得快些,却不爱说许多话,是一个静默中的骗子。他的服装是灰色的或藏青色的破旧的长衫。 鲍勃钦司基与道勃钦司基,两个矮矮的、很好奇的人;容貌很相像;两人都有不大的肚腹,说话都很急,而且经常用姿势和手势做辅助。道勃钦司基比鲍勃钦司基稍高些,更严肃些,鲍勃钦司基则比道勃钦司基随便些、活泼些。 利亚普金一贾布金,法官,读过五六本书,所以有点自由思想。他喜欢猜测,所以对于每句话都加上分量。扮他的人必须永远在脸上保持别有深意的神情。他用低音说话,拉长着调子,发出嘶哑的、像犯鼻疽病似的嗓音,像古式的钟,先发出嘶声,然后再叩击。 宰姆略尼卡,慈善团体的管理员,很胖,转不过弯来,举止笨拙,但又好钻营,爱骗人。他很喜欢替人做事,老是张罗着。 邮政局长,老实到天真的地步的人。 其他的角色无须特别解释,他们的原型几乎永远可以在眼前找到。 演员诸君应该特别注意*后一场。*后说出的一句台词应该一下子,突然引起大家闪电般的震动。整班的人应该在一刹那问改变他们的姿态。惊讶的声音应该从所有女人的嘴里一下子进发出来,好像从一个胸脯里发出来似的。如果不遵守这一点,整体的效果会因此消失。 **幕 市长家内一室 **场 市长,慈善机关管理员,学校视察员,法官,警局长,医官,警察两名 市长 我请诸位来,告诉你们一件极不愉快的新闻:钦差大臣快到我们城里来了。 法官 怎么?钦差大臣? 慈善机构管理员(下简称管理员) 怎么?钦差大臣? 市长 彼得堡来的钦差大臣,隐了姓名来的,还带着秘密的谕旨。 法官 这真是糟了! 管理员 本来没有烦心的事,现在来了! 学校视察员(下简称视察员) 哎哟!还带着秘密的谕旨! 市长 我似乎有预感的!今天我整夜梦见两只特别的老鼠。这类的老鼠我真是从来没有看见过:乌黑的、肥壮的躯体!跑来了以后,嗅闻一下——便走开了。我给你们念我从安德烈·伊凡诺维奇·赤梅霍夫那里收到的一封信。这位赤梅霍夫,您是认识的,阿尔铁姆·费里帕维奇。这是他所写的:“仁兄、亲家、恩师尊鉴……”(用微语喃言,眼睛快速地转动)……“有事奉告……”啊!在这里,“现有一事奉告:近有大员奉谕来省视察,尤其注意我市情况。(手指向上竖起,带着极大的意义)虽然他自称是个普通人物,但我已经从可靠方面探闻其详。弟知吾兄办事有些小小的错误,这是任何人所难免的,兄聪颖过人,送来之物不愿轻予放弃……”(止读)这里是私事。“所以奉劝你,请一切处以谨慎。该大吏恐不久即赴贵城,且恐早已行抵,隐名居住某处,亦未可知……弟昨曾……”这下面是家务事情:“舍妹安娜·基里洛夫纳偕同妹丈抵此;伊凡·基里洛维奇体极胖,好弄弦琴……”这封信就是这样子。就是这个情形。 法官 是的,这情形是不寻常的,很不寻常的。有点不大那个。 视察员 为什么?安东·安东诺维奇,这是为什么?钦差大臣到我们这里来做什么? 市长 为什么?显然是命运如此!(叹)感谢上帝,以前尽到别的城里去,现在轮到我们头上来了。 法官 我以为,安东·安东诺维奇,这里有细微的,多半是政治上的原因。这意思就是俄罗斯……是的……想发起战争,所以部里就派官员来调查有没有造反的情形。 市长 您怎么想到这上面去了!还是聪明人呢!在城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