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样上好历史课:来自上海市特级教师的方案与经验

怎样上好历史课:来自上海市特级教师的方案与经验

1星价 ¥37.4 (5.5折)
2星价¥37.4 定价¥68.0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44497183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16开
  • 页数:158
  • 出版时间:2020-06-01
  • 条形码:9787544497183 ; 978-7-5444-9718-3

本书特色

适读人群 :全国中学历史教师√ 名师云集,22位上海市历史特级教师倾情传授课堂经验,精彩纷呈。 √ 循循善诱,具体的思路、通俗的解说、接地气的方法、可借鉴的技巧。 √ 鞭辟入里,帮助中学历史教师提升专业能力,精读之后必有大收获。

内容简介

怎样上好历史课?每一位中学历史教师都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本书主编向上海市22位历史特级教师提出了这个命题。课堂上如何融会贯通地体现历史唯物主义?史料实证与历史叙事如何有机融合?宏大的历史叙事与微观的历史故事材料如何处理?如何发挥历史叙事的育人功能?如何使一堂历史课有中心、主旨、立意、灵魂?如何从一堆碎片化的史料中构建出历史叙事严密的内在逻辑结构?……本书就是这22位历史特级教师的答卷。他们都是长期在历史教学讲坛上耕耘的“现役”历史特级教师,大多在全国和省市获奖无数,已经形成自己的授课和学术研究风格而卓然成家。看一看他们对于“怎样上好历史课”的务实回答,对于每一位中学历史教师而言无疑将收获颇丰。

目录

於以传◎教有中心 学有方法——“怎样上好历史课”杂谈

周 靖◎怎样上好一堂课?

凤光宇◎技能有道 智慧无限——谈中学历史教师**的三项教学技能

李惠军◎历史的意蕴与教学的意境

周 飞◎创意 开发 雕琢——浅谈上好一节历史课的三个步骤

樊汉彬◎好课是怎样炼成的

汪德武◎谈历史教学中的通感意识

刘玉华◎历史课应上得“生动而深刻”

朱志浩◎例说图像证史在中学历史教学中的一般路径

左卫星◎在追求高效历史课的路上

邵 清◎用心灵启迪智慧 让历史点悟人生

李 峻◎追求卓越,从每堂课开始

郎宇飞◎我的“运动员”与“教练员”的职业生涯

吴国章◎厚实基础 锤炼课堂

汪 辉◎务实求真,坚守风格,做教而有长的教师

付文治◎三议如何上好中学历史课

姚 虹◎中学历史课堂教学中的叙事——理念与实践

鲍丽倩◎史料实证与历史叙事的有机融合

刘晓兵◎历史教学逻辑的优化摭谈

林 唯◎在这里,我是学生也是老师

徐雅芳◎上好历史课——从涵养专业技能到发展专业素养

施洪昌◎生气·霸气·底气:核心素养下的历史教学达成——以李惠军老师的《追寻秦始皇》一课为例


展开全部

节选

教有中心 学有方法 ——“怎样上好历史课”杂谈 於以传 “怎样上好历史课”这个话题,不同的时代,基于不同的课程理念及目标,会有不同的解答。因为“好”的标准,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不可能一成不变。教学的本质是艺术,即便是拿着同样的教学设计,面对同样的学生,不同的教师也会上出不同的效果,所以,“好”的标准也不太可能万口一词。这篇杂谈没有能力、事实上也不可能提供上“好”历史课的标准答案,只是结合我自身的教学和教研经历,谈点不成熟的看法,供大家批评指正。 在今天这个时代下,我们对历史及其课程本体已有明确的共识,即历史是基于史料证据与视角视野的解释;中学历史课程不只是向学生传授历史认识的结论,更在于培养学生获得结论的史学思想方法。由此,要上好历史课,大概得处理好“教有中心”和“学有方法”两大问题。 一、教有中心 上好一堂课,在某种意义上与写好一篇文章的道理差不多。好文章总归有一个中心,不是东拉西扯、漫无目的、支离破碎的,即便是散文也讲究“形散神聚”。因而一堂好的历史课,在史学观点的把握与传达上,也应该有一个中心,即所谓核心观点或核心概念,我们有时候也把它叫作内容主旨或教学立意,并且将其界定为“不仅能统摄、贯通该课,而且与前后学习相通的核心观点(概念)”。 比如说,《康乾盛世》的教学,不是面面俱到地讲康雍乾三朝加强君主专制集权的统治政策、开疆拓土处理民族关系与对外关系的种种举措、改革税制发展经济的各种努力、经营文化加强思想控制的不同表现,等等,这些内容不能说不重要,但这些内容从史学的认识上讲,需要一个中心来统摄。那么,是不是可以把“盛世下隐含着危机”作为教学的核心观点(中心)呢?在这个中心下有机地整合以上教学内容,既讲出这一时期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对外关系的“盛”,也点出这种“盛况”下其实在制度(体制)层面已伏下了“衰”的因子。这一时期,清朝统治者处理内部叛乱与离心势力,反击沙俄入侵签订条约,军事上堪称“全盛”,后发也能“制人”,只是在战略战术上对非满族军队心存畏忌,不断故步自封,甚至迫害发明先进武器的匠人,确实令人气馁;设南书房,废议政王大臣会议,再设军机处,有其历史的合理性,行政效率确实提高,但到了军机大臣也只能“跪受笔录”,举国大事全仗天子圣明,天子哪能世世圣明、事事圣明?这专制集权的“人治”祸根也就埋下了;万邦来朝彰显天朝威仪,修《四库全书》,大国风范与做派,颇有众望所归、集大成者的架势,只是闭关自守独自“偷着乐”,修书的同时又毁书,文字狱终造成“万马齐喑”,这般统治岂有长盛之理?如此,就将这一时期分散的历史人物、事件、现象统整为体。所谓连点成线、架线成面、构面成体,这个“面”是将人物、事件、现象组成一个结构;这个“体”即是历史地认识这个结构背后的观念。 同样道理,《唐朝的诗与画》一课的教学,不是只讲李白、杜甫的经历与诗作,不是只讲阎立本、吴道子的生平与画作,不是背背唐诗看看名画,弄成诗画欣赏课,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这堂课也不只是满足于讲出唐代诗画兴盛的时代背景;而是透过诗画及其创作者的人生,点出诗画能够“反映时代特征、社会风貌,寄托作者情感、态度与价值取向”的证史价值与路径,这才是历史教学所追求的史料实证、诠释评价的目标,而这也就构成了本堂课的教学“中心”。 倡导教有中心,本质上是为了规避历史教学面面俱到、事无巨细、碎史万段的误区。这种误区,日常的教学太容易陷进去了。历史教科书的内容本就多,按部就班式地铺陈,读一遍也差不多大半节课了;历史教师的肚子里货色通常比较多,凭着自己的兴致也很容易开上“无轨电车”。教学内容、师生兴趣与教学时间之间的矛盾,处理不善的情况绝不鲜见。太多太多的课,针对课文**目展开了25—30分钟,然后教师看看苗头不对,后两目乃至三目就用余下的10—15分钟草草打发过去。有人说,这是教学重点没能把握住,其实重点“没能把握住”的背后,是对把握教学核心观点(概念)即教学中心的无视。 倡导教有中心,也是为了引导教师和学生能融通而不是孤立地看待历史,不要只满足于讲出历史上的一人一事一现象,而要深入思考人、事、现象间的关系,包括横向与纵向间的关系。历史的因果关系固然不一定具有必然性,因为它通常也只是一种解释,但解释也讲究视角、视野,讲究立论、寻证、论证及其逻辑等,也能看得出解释者的眼界、水平和见识,至少也可用“解释得有没有道理”“解释的视角是否独到或全面”等来衡量、评判。而这些恰恰是历史教学所要传授、培养的。因而这也在某种程度上,提出了把握教学核心观点(概念)精准度的问题,提出了如何把握内容主旨途径与方法的问题。 关于这两个问题,前者通常倡导读书以开拓视阈,同时关注史学*新研究动态,进而有机地“反哺”教学以求得缓解;后者就目前的认识而言,借助教学实践和教研活动,通过归纳、提炼,已逐渐形成单元—课文整体架构法、破题法、寻新法、史学方法统整法和综合法等五种基本途径与方法。 …………

作者简介

苏智良,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教育部重点研究基地都市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史学科建设委员会主任,2000—2007年担任上海市历史教科书主编,2007—2019年担任上海市初中历史教科书主编;兼任中国现代人物研究委员会主任、中国城市史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史学会理事等。主编、撰写有上海市初中历史教科书(上海教育出版社版)、高中历史教科书(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版)、《上海乡土历史》(上海教育出版社版)《日本历史教科书事件风波》(人民出版社版)等数十种。获得上海市政府决策咨询一等奖、上海市哲社优秀成果一等奖、上海市优秀教学成果一等奖、教育部人文社科优秀成果奖等,主讲的《上海史》为上海市精品课程,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为全国优秀教师、上海市高校首届名师、上海市教书育人楷模、上海市教育新闻人物(2015)。 於以传,1968年生于上海。1990年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之后在嘉定县(区)实验中学执教,1996年秋调嘉定区教师进修学院任中学历史教研员,两年半后,赴上海市教委教研室任职中学历史教研员至今。2014年获上海市特级教师荣誉称号。目前兼任中国教育学会历史教学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上海市教育学会中学历史教育专业委员会副会长、上海师范大学兼职教授。组织制订课程改革“行动纲领”“课程标准”“落实‘两纲’实施意见”等纲领性文件;主编、副主编著作16部,如《历史学科教学基本要求》《澳门历史教材:中国历史教师教学用书(高中年级·必修)》等;参与策划、设计、撰写的著作有12种,在中文核心期刊上先后发表论文20余篇,2014年出版个人教研文集《顾后·瞻前》。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