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过度的医疗

过度的医疗

1星价 ¥15.9 (3.2折)
2星价¥15.4 定价¥49.8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43982895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32开
  • 页数:206
  • 出版时间:2021-04-01
  • 条形码:9787543982895 ; 978-7-5439-8289-5

内容简介

人获知的信息越少,接受治疗的频率就越高——这是从医生那里注意到的现象。从谈话、信件再到亲切提示,他们向我揭示了许多过度治疗的情况。受体系影响,人们都会或多或少地经历无效的医疗流程。必须承认,现代医疗有很多好处。但是,在医药界,用药、诊断和治疗的根据,常常不是医学的合理性,而是经济利益、疏忽乃至缪误。当医生自己生病的时候,他们常常不会服用那些他们开给普通人的药,或者动他们劝病人们接受的手术。 本书运用了大量的事实和案例告诉我们,现代人类正在接受着很多无效甚至有害的药物和手术。本书并不旨在全盘否定现代医疗的进步,而是希望告诫广大读者,在我们把健康交给现代医学的同时,保持对过度医疗的谨慎和客观的态度比盲从更加有益。

目录

  
  前言 您的健康 1
  第1 章 医疗的阴暗面 3
  第2 章 愚蠢与谬论 19
  第3 章 并非多多益善 39
  第4 章 当医院诊所变成超级市场 57
  第5 章 服药者的国度 71
  第6 章 早发现≠早治愈 91
  第7 章 对化学疗法的质疑 103
  第8 章 骨科神话 115
  第9 章 腰间的利刃 127
  第10 章 对心脏使用的技术 145
  第11 章 外科手术的假象 161
  第12 章 知识才是*好的医疗 179
  附录1 参考资料 188
  附录2 相关网站 203
  附录3 手术问题清单 204
  致谢 205

展开全部

节选

    对于许多药物和流程,甚至是向普通民众积极宣传的代表*新研究水平的预防措施,大部分医生都会拒绝用在自己或亲属身上。  那当医生自己成了患者,他们会进行怎样的治疗呢?海德堡大学骨科学者就将这个问题作为研究的出发点,想要了解:当全德各地的同行自己面对骨科的11种标配手术时,会如何反应。在评估了共169份答案后,研究人员惊讶地发现研究对象对教科书方法"普遍倾向于不接受"。对所有方法的平均赞同率仅41%,对某些手术的拒绝程度甚至令人惊讶。例如,如果患有椎间盘突出症并伴随顽固性疼痛,被询问的骨科医生中只有17%会选择接受手术。  对此,海德堡卫生研究人员呼吁,骨科医生们应牢记伟大的外科医生西奥多·比尔罗特的指导原则:只做那些你也愿意接受的手术。但把这条准则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是不是太过天真了呢?  瑞士提契诺州的卫生局局长詹弗兰科·多梅尼盖蒂在多年前就已经查出那些被整个医疗产业硬塞给患者的多余程序。他认为,如果患者获知的信息都和医生一样多,就更容易达成更佳的医疗方案。如果存在一些医生自己更愿意接受的医疗程序,那就说明有供应不足的问题:这些有效的医疗程序并不对普通患者开放。如果情况相反,存在医生自己不愿接受的手术,就说明是过度的医疗。  多梅尼盖蒂与苏黎世大学的同行合作,挑选了5300个健康程度近似的对象,比较7 种较常实施但非必需的手术频率,分别是扁桃体手术、盲肠切除术、刮宫术(刮除术)、子宫切除术、胆囊切除术、腹股沟疝或脐疝手术以及痔疮手术。结果如下:除了盲肠切除术外,普通民众的手术频率都高于医生群体。其中扁桃体摘除术的频率高46%,腹股沟疝手术高53%,而胆囊切除术甚至要高84%。总的来说,普通民众的手术频率平均高出33%。换句话说:为普通民众实施的手术中,有三分之一是完全多余的。  有趣的是,除了医生之外,还有个群体的手术频率比普通民众低,那就是律师。多梅尼盖蒂认为,医生在面对这类"风险病患"时会更谨慎,因为一旦不必要的手术造成了不良后果,律师会比普通民众更懂得如何保护自己。  因受到瑞士这份惊人数据的启发,德国的研究人员紧接着也着手研究过度的医疗。来自汉诺威社会医疗、流行病学和卫生体系研究所的弗里德里希·施瓦茨团队先挑选了教科书中推荐的23种常用标准疗法,然后向1000位执业的专科医生(外科、内科、妇科、泌尿科和耳鼻喉科各200 位)提问:如果您自己生病了,会接受这种医疗程序吗?  每组医生都需要对所属专科的4至11种症状进行诊断。结果在很多病例中,比起专业的标准流程,医生们更愿意相信身体的自愈能力。在这23种标准疗法中,他们认为几乎一半(11种)都是有问题的,而专科医生对这些疗法的接受度更是"有限"和"低"的。例如,每两位妇科女医生中就有一位不愿意因为长了较大的良性肿瘤就切除子宫。在遇到因前列腺肥大(二期)而影响排尿的情况时,有56%的泌尿科医生不愿意切除自己的前列腺。  这里出现了两级化医疗:医生自己宁愿接受温和的疗法,患者却因信息不足而遭受入侵式疗法的折磨。  海德堡大学的生物统计学家乌尔里希· 阿贝尔也致力于研究错误及过度的治疗,并将其分成以下三种类型:  一、 对人体有一定的作用,但无法治愈疾病。  其中有些疗法甚至会导致患者迅速死亡。30多年来,肺癌患者在手术后通常都需接受放射疗法,因为这样能降低原位再次发病(原位复发)的可能性。但莱斯利·斯图尔特在1998年发表了一份概述研究,其中揭示:事实上,接受放疗的患者,明显比未接受的患者更早死亡。一方面,放疗无法阻止癌症细胞的恶性转移(远端转移),而且远端转移比原位复发更致命。另一方面,放疗有严重的不良反应,因此弊大于利。  二、 被一直强调是有效的,直到大家都相信这点。  如果对这些"恐怖故事"(套用乌尔里希· 阿贝尔的话)进行一次科学检验,它们马上就会不攻自破。例如在20世纪70年代,安妥明(氯贝丁酯)一直作为应对心脏病猝死的神药被推荐给民众。据称它的成分能使胆固醇水平降低15%,从而使心肌梗死的概率降低30%。为了验证这点,世界卫生组织对1.5万名男性进行了一次广泛的研究。其中一半的人服用安妥明,另一半则服用外表完全一样、实际上却只是橄榄油的胶囊(安慰剂)。但结果呢?安慰剂对照组中有127人死亡,而安妥明实验组中的死亡案例更多,共162例。对此,《柳叶刀》专刊作出了简洁明了的评论:"治疗成功,患者死亡。"  三、 曾应用于医疗中,但以如今的观点来看是无用、有害,甚至是荒诞的。  例如,医生曾将烘干后磨粉的鹅粪与番红花混合,用于治疗黄疸病。在20世纪20年代,维也纳教授尤金·斯坦纳奇曾切开男性的输精管,但这种取汁方法只会降低体力。许多人为了重返青春,接受过这种特殊切开仪式,其中还包括医生及心理学家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作者简介

   【德】尤格·布莱克 德国医药记者。常年关注过度医疗、药物过量等领域的问题,并针对医疗产业做了大量深度报道。所著的《疾病发明者》《无耻的药物》等书,均在德国国内引发了关于药物过量的全国性辩论,引起大众广泛关注,并由此促进了人们对"不滥用药物""提升医疗品质"等问题的重视。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